官策

第159章 复活的欲望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复活的欲望

文建国是澧河政坛极少数了解陈京背景的人,澧河上下到处有人传,说陈京和陈副省长有关系云云,文建国每次听到这些传言,都忍不住暗自发笑陈京的家里他去过,陈京的父母他拜访过,那分明就是普通人家,哪里可能和陈副省长有关系?

再说,陈京如真和陈副省长有关系,他还会在澧河一待几年不得志,最后靠拢马步平才得到重用,才有今天?

文建国一直是不怎么瞧得起陈京的,陈京就是一毛头小子,乳臭未干,能够有多大能耐?

但是,现实的打击让文建国不得不正视陈京的存在了。

自从马步平离开澧河的那一天起,文建国便彻底的靠边站,昔日政府一把手秘书的光环在一夜之间淡去,澧河政坛顷刻间把他遗忘掉了!

文遥国算算自己的年龄,才四十岁啊,这个年龄正是他要大展宏图,大干一番的年龄。

他一肚子的抱负没有舞台实现,他的抑郁不得志可想而知了。

可是相比文建国的悲情,陈京却是不退反进,他高调进入经贸局,在经贸局颇受县委舒书记的重用,又大刀阔斧的解决了开发区的问题,风头一时无两。

文建国看看陈京现在居住的环境,家里还配了一个漂亮水嫩的保姆伺候着,累了喝点小茶,看看澧河风光,那小日子过得别提多惬意了!更重要的是,陈京现在手上有权,来自四面八方自有那么一帮人追捧他,文建国瞅一眼茶几下面的几条烟,他就觉得今天自己拎来的精品白沙寒碜得不成样子。

[BR>陈京让文建国坐下,心中却在琢磨文建国的来意。

文建国旁敲侧击道:“陈局,现在外面可到处传,你和省政府陈副省长有非同寻常的关系!我说你可瞒得够深的,连我都瞒住了!”

陈京皱皱眉头哈哈笑道:“老文,你还真信那些传言?传言总是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我陈京行得正、立得稳,根本就不在意那些嚼舌根子的人!我工作的事情都顾不过来呢!”

文建国心中一凛,感受到了陈京的不一样。

屁股决定脑袋,陈京一跃到了经贸局局长的位置上,谈吐果然大不相同了处处都是自信流露,甚至还有一股子舍我其谁的气势了!

文建国立马清醒过来,意识到了彼此身份的差距了!

陈京现在正是顺风满帆,文建国却是完全不得志,文建国再有酸葡萄的心态,再摆不正位置,可就有些要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