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5章 低头认错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低头认错 求月票

殷虹被金璐正式聘请,担任金『玉』酒楼服务员,这『女』人以前好吃懒做,没干过像样的活儿,现在她懂得珍惜了,在金『玉』楼工作很卖力,只是身体吃不消,每天下班回家,瘫软在沙发上累得不想动。

徐丽芳担心她干不下去,天天都给她做思想工作,让她坚持两个月,如果能坚持下来,以后肯定就不感觉累了。

殷虹每天牙咬得痒痒,说:“老辈人说,会玩的玩一辈子,会干的干一辈子。这话就是狗屁。就说你我两个人,分明我比你会玩,你比我会干,现在怎么颠倒过来了?我这个会玩的天天累得像狗一样,你这个会干的,天天优哉游哉,过着小蜜一般的生活。”

徐丽芳一听殷虹这样说,她便骂殷虹胡说八道,然后便说她还愿意去酒店做事呢,要不两人工作调换也可以。

殷虹一听这话,起初兴致很高,可是转念一想陈京那个狠人的模样,尤其他想到陈京对她最没好感,她脑袋就耷拉下去了。

他现在和徐丽芳住一起,每天上下班战战兢兢的,出『门』和回家都像做贼一样,生怕不小心和陈京碰上,别看她背着陈京,嘴巴稀里哗啦特能说,什么带荤的带黄的都能说,但是在内心,她却是很怵陈京的。

她尤其担心陈京看不惯她,不让她在徐丽芳那里住,又担心陈京跟金璐说,让金璐把她给开了。如是那样,她真的完蛋了,没地方去、没地方要,又得过四处流『浪』漂泊的生活了。

每天早上,陈京很早上班去,她的眼睛便盯着院子里的桑塔纳走了,她才悉悉索索的从家里出来。有时候,她忍不住又会嘀咕世道的不公。

像陈京这样的人,就可以天天车接送,还有保姆伺候着。而她则命苦的天天给人端茶递水,领着微薄的薪水,还得看人脸『色』。

可她转念一想,陈京干的那些事儿,那都是高来高去的大事。雷鸣那家伙就是被陈京给抹掉的,这些事儿自己能干吗?她这样一想,心中又平衡了,再想起徐丽芳的劝告。

她觉得工作起来又有干劲了,丽芳说得好,金总人不错,跟着她干,指定错不了。

干一些年后,殷虹觉得自己一定能自食其力的,等姐有了钱,男人那还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脑子里面总是常常会有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而金璐便成为了她追赶的偶像和目标,她觉得『女』人能够到金总那样,那才叫真『女』人。

至少,可以找个像陈京那样,长得高大帅气,手上有权又有前途的好男人,那说出去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