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88章 暗涌激流

第一百八十八章 暗涌激流 求月票

点上一支烟,深深的吸一口,强烈的烟味刺激,让陈京觉得大脑皮层一阵清醒。

电话挂断了,但陈京的一颗心却扑通扑通跳,感觉平静不了。

他又想起今天上午,组织部卞兆南部长将他叫过去,那一番语重心长的讲话:“小陈,县委对你的培养,治国书记有指示,要大胆培养,要大胆使用。今天我让你过来,就是想跟你谈一谈,这一次有的两个机会。

第一个机会,是我们德高市要破格提拔一批年轻的副处级干部,这一批提拔干部,由市委组织部门公开甄选,各县各市直单位可以推荐人选,备选人要参加统一的笔试面试,然后还要公开演讲,被选中的干部,将充实到市各单位以及区县挂职。

对这个机会,我们澧河县一共就只可以推荐一个名额,我们组织部门认真斟酌,报县委批准,准备把你推荐上去……”

陈京听到卞兆南讲这事,心中还是很活动的,紧接着,卞兆南又讲了第二件事。

省委党校近期要开一期专门的年轻干部短训班,短训班学习时间为半年,虽然省委没有明确这个班的分量。但是这个短训班是省委组织部指示开办的,而且这一期开办是首期,分量绝对轻不了。

这两个机会,卞兆南希望陈京能够把握住至少一个,这对他个人的发展来说,这样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

陈京乍听闻这两件事,心中很是动心,但是旋即,他又觉得有些疑问。

因为卞兆南找他谈话的时机好像有些不对,现在全县上下,都被彩水的事儿弄得焦头烂额,县里天天商议处理办法。而且据说这事又有了新的版本,那天厂保安队和老百姓的冲突,据说背后是有人指使的,其背后指使之人直指彩水的高管。

彩水入驻易周镇,从其进入易周的那一天开始,就没和周边的老百姓关系融洽过。而这一次冲突,据说是因为彩水某高层“恨”透附近的“刁民”,指示厂保安队上去教训一下他们,这才导致了这次冲突。

现在,受害人家属要求厂方交出打人元凶,而打人元凶却神秘消失了,受害人及其家属对这一点感觉不能接受,现在政法委工作人员在深入做工作。县维稳工作人员,有不少人天天都守候在受害人家中,生怕矛盾激化,这帮人会铤而走险,或者是上访。

事情闹到了这种程度,彩水的这块盖子不揭开好像已经不行了,在这个时候,卞兆南为什么会找自己谈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