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08章 杀心骤起!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何去何从(终章)

『女』人的皮肤光滑如凝脂,在灯光的映『射』下,妖娆魅『惑』,刺『激』着男『性』荷尔『蒙』急速的分泌,房间瞬间被『欲』望的气息充满。

一对浑身光溜的男『女』,在宽大的『床』上翻滚,『女』人的呻『吟』,男人粗重的呼吸,构成一曲『**』靡的『交』响曲,猛然间,『女』人尖叫一声,男人则从喉咙深处发出“啊……”、“啊……”的低沉吼叫。

男『女』最原始的『欲』望,在这一点便得到了彻底的放纵和释放,男人在急速耸动中,猛然一顿,然后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猛然扑倒在『女』人松软的身体上,成了一团『乱』泥。

『女』人则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被压在下面,像螃蟹攀岩一般,继续的按照固定的节奏往上耸动,奈何对方大势已去,耸动几下,没有反应,『欲』望便像落『潮』一般渐渐的褪去,留下来的则是满心的不爽和烦躁!

“银样蜡枪头!”『女』人心中嘀咕,拼命的想翻身,奈何被对方一堆『肥』『肉』牢牢的压在身下,怎么也难以挪动分毫!

『女』人不是别人,恰是在澧河『混』得有头有脸的彩水集团总经理邵冰莹,而男人则是澧河的父母官,澧河这一块天的土皇帝舒治国。

舒治国以英俊帅气闻名,奈何岁月不饶人,虽然外表看上去还不至于老态龙钟,但是衣服脱掉,那一身赘『肉』却很难看了,而在『床』上折腾的本事,也是心比天高,只是力不从心,每次都只能草草应付了事了。

“嘿嘿!还是年轻好啊!”舒治国从邵冰莹身上爬起来,『阴』『阴』的笑了笑,起来的时候还忍不住在对方那坚『挺』的『奶』|子上『摸』两把。

在邵冰莹身上,舒治国还是能品到一种别样的味道,『女』人如马,邵冰莹这匹马有点烈,驯服不容易。为了骑上这匹马,舒治国整整磨了五年的时光,可是一旦真正的骑了上去。

他才蓦然发现,烈马之烈,不仅在于难骑上去,更在于骑上去之后难以驾驭!

“真的老了!”舒治国在邵冰莹的身上,终于有了廉颇老矣的感叹,这个『女』人的『欲』望,就像无底『洞』一般难以填满。

在『床』上,舒治国竭尽全力,像老黄牛一般卖力耕耘,自己累死牛,对方却总意犹未尽。而在其他方面,邵冰莹更是『欲』求不足,她的彩水集团像一只巨大的吸血虫一般牢牢的叮在了澧河这头老黄牛身上,不夸张的说,彩水已经成为了澧河最大的包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