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95章 政治交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政治交换!

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陈京和易明华是曾经的死对头,在澧河的时候,陈京吃足了易明华的苦头,差点被易明华逼得无路可走了。

而陈京进了市委以后,易明华也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内部人心不稳,易明华在市委的靠山方克波完全处在了伍大鸣的光环之下,连带他在市委这个层面能够寻求到的支持几乎等于零。

在伍大鸣上任后,做出的一系列的改革和改变,以及伍大鸣替德高争取到的大量的优惠政策和资源,以易明华为代表的澧河,没有得到一丝一毫。这是易明华在澧河让人批评的,遭人诟病的主要方面。

而市委在澧河班子中掺的沙子,也让易明华有苦难言。首先,县长鲁权根本就不听易明华的招呼。对澧河的发展问题,易明华有想法,政府却又有另外一套想法,两边的想法统一不了。

而鲁权的背景比易明华硬,搞经济水平比易明华高,凭这两点,鲁权在澧河班子中拉拢不少人,隐隐和易明华分庭抗衡。

除了鲁权,新任的县委副书记洪任博虽然是在临河犯了错误的官员,但是洪任博是伍大鸣推上位的副书记,更重要的是,洪任博和陈京的关系匪浅。洪任博到澧河,那明显就是过来掺沙子的,易明华怎么敢信任他?

班子中几个主要成员,易明华都驾驭不了,他这个班长当得实在是很凄惨。

易明华今天这样惨,其实仔细想想,都只能怪他做事做得太绝,如果当初他不把陈京往死里整。陈京现在人家是市委书记秘书,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陈京是澧河培养出来的干部,他这一点本土观念没有?

从修梅的成功就可以看出澧河易明华的失误,修梅能够迅速跟上伍大鸣的节奏,能够获得省市大量的支持,这不是得益于陈京和马步平的特殊关系?

修梅的发展势头前所未有的火爆,更是衬托得澧河死气沉沉。

这么多年来,修梅和澧河毗邻,不仅是官方大家互相之间较劲,就是民间,老百姓之间也攀比较劲。现在修梅和澧河,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动摇的不止是政坛的信心,更多是来自老百姓的声音,他们对县委和政府领导的能力多有质疑。

在澧河群众中间,易明华就有人叫他“易明输”,还有更难听的叫“易发瘟”的,这是易明华很尴尬,同时又很无奈的事情。

他自己都没有想过,就因为一个陈京,就会给他带来这么多麻烦,让他在澧河举步维艰!

不止一次,他都想过和陈京把关系搞缓和一些,但是这种事情他怎么能够低声下气放下架子?他毕竟是执一方牛耳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