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321章 形势大好!

第三百二十一章 形势大好!

廖哲瑜送礼有技巧,而且送礼很大方,送到让对方内心感动,这是他的一个原则。

他能够从廖家那么多子弟中脱颖而出,不能说是偶然的,廖哲瑜的确是有异于常人的特点和天赋。

对方克波来说,他何德何能?竟然能够得到廖老将军亲笔手书的主席诗词卷轴?他自己都没敢想过这事,但是,廖哲瑜就那样出乎他意料的把这东西送给了他。

这个礼物从金钱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送这个礼物对方克波的抬举,却是到了极致了!

以廖哲瑜的身份,如果送方克波太多经济上的东西,那是很不合适的,对彼此都不合适,对彼此都是麻烦。

但是,廖哲瑜送他廖老将军亲笔书法,却是杀手锏,实际上,方克波真的颇为感动,他小心翼翼的把卷轴拿好,专门打电话让秘书过来将卷轴立刻送回家中书房。

那种近乎虔诚的态度,证明他内心非常的感动,不知不觉间,他和廖哲瑜之间的距离几乎就没有了!

……邵洪岸将宋歌白花花的身子当成了冬泳池塘。他在其中遨游,掀起一股又一股的波浪。

温泉热水的波浪,激起的是腾腾的热浪,那种浑身毛孔舒泰放松的感觉,实在是让他美到了极点。而宋歌那欲拒还迎的姿态,以及嘴中腻声喊出的骚|浪的尖叫,更让邵洪岸血脉贲张,一波又一波的冲击,激起的是更加汹涌的波涛!

不知过了多久,巫山云收雨歇,水面风平浪静,邵洪岸瘫软得像一滩乱泥,委顿在了宋歌那白花花的身上。

一声叹息,邵洪岸从女人身上爬起来,悉悉索索,到床头摸出了一盒烟。

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邵洪岸脸色变得深沉,道:“怎么样了?这姓方的对你不错嘛!”

宋歌从**竖起身来,嗔道:“咋的了?吃醋了?我可是一切都是听你安排的,反正现在情况这样了,你如果反悔,还来得及!”

邵洪岸长长的吐了一口烟雾,道:“鸽子啊,冰莹的案子最终判了五年,前几天我去过一趟她那边,嘿……”

邵洪岸哼了一声,宋歌道:“怎么了?冰莹受委屈了?你不是上下都打点好了吗?冰莹在那里面生活各方面都不错吗?”

邵洪岸瓮声道:“那是监狱,能不错到哪里去?你没看见冰莹的样子,反正她那副模样我是认不出来了,真认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