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502章 沙明德的启发

第五百零二章 沙明德的启发

省城,玉山温泉别墅,省委|书记沙明德的书房传出爽朗的笑声。

汪鸣风站在沙明德的身后道:“书记,伱看这个高卫,伱说他这个性子使得,微服私访不成,一头竟然扎进了国桥县,在国桥县还不想走,还想干一笔木材买卖,伱说这……

幸亏这买卖没干成,如果干成了,楚江非得出现大新闻不可。”

他顿了顿,道:“这个陈京也是的,遇到了这样的事儿不汇报,竟然还跟着瞎起哄,我听说他们连供货商都谈好了,只差付钱叫车了,伱说他们……”

沙明德摆摆手道:“别小看高卫这孩子,这孩子要强得很,他来中原工作一直没有什么大成绩,他心中憋着一股劲儿呢!”沙明德扭头看向汪鸣风:“不过,有陈京在,他们做木材生意倒是对了行,陈京以前不是干过林业局长吗?”

汪鸣风也笑了起来,道:“陈京到庸州德高一带,他是地头蛇,他在那边干了那么多年,那边的风俗人情难不倒他。”

沙明德道:“不止是风俗人情,伱想啊,真正人生地不熟,作为一个外来商人去做生意,哪怕是一笔很小的生意,都是困难重重的。高卫不懂基层,不了解我们楚江,更不了解老百姓的生产生活。

他是想自己参与进去,真正去跟老百姓接触,通过这种方式去体会底层人的甘难辛苦呢!”

汪鸣风道:“这个出发点可以理解,但是这个做法却太过激了,伱说他一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到乡下运一车木材出山,下面的干部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沙明德笑道:“年轻嘛,年轻人做事的风格都是这样。他们做事,就是一个“敢”字,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怕。什么顾虑都没有!那个岁月就是年轻的岁月。

等到人渐渐成熟了,顾虑就多起来了,什么通盘考虑、顾全大局、注意影响、符合身份这些词儿就挂在了嘴巴,做事情很自然也就中规中矩。不会再出格了!

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当年我们知青下乡的时候,还不是偷过生产队的鸡打牙祭?那个时候我们是什么身份?那个时候的小偷罪责有多严重?当时生产队领导直接通过乡里打电话给我父亲。

后来我父亲因为这件事情被那些红卫|兵整得差点一命呜呼。那是什么罪?那是培养反革命罪,偷一只鸡偷的不是鸡,是破坏社会主义制度!

可是恰恰就是这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年少的青涩岁月啊。那就是青春啊……”

沙明德有些唏嘘感叹,他手轻轻的抚摸着沙发,颇为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