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16章 李逸风的烦恼。

第六百一十六章 李逸风的烦恼。

今天过年,陈京家比往年冷清了不少。

这个原因一来可以解释成是因为陈京去了京城的缘故,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恐怕不是如此。

陈京要离开了,被不冷不热的打发去香港学习一年,很多人恐怕从这中间嗅道了别样的味道。

对这些,陈京也并没有觉得有太多的失落,因为要知道下面很多市县往省城走动手上都是有名单的,哪些人需要走动,按照什么标准走动,这都是有章法的。

陈京在某个领导岗位上,可能就在某些人的视线之内,现在陈京一朝下来了,自然也就在某些人的视线之外了。

这和势利没有关系,下面的很多单位,他们也不容易,陈京自己是从基层走上来的,他充分理解下面人的难处。

实话讲,陈京这次到京城走一趟,收获很多。

就在昨天晚上,他还在京城最著名的私人会所一休会所里面,一起坐的都是年轻一代真正的精英人物。

像西北系最知名的唐贽,还有古林风。

另外还有萧家比较有名的年轻一代,萧宁。

在高档豪华的会所,喝着正宗波尔多珍藏的红酒,共和国最优秀的年青一代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谈的都是共和国的过往、现在和未来。

陈京更多只是默默的当听众,但是这样的听众内心的震动可能要甚于谈话人本身。

陈京原以为,自己就这样离开了省委组织部。离开了干监处,心中多多少少会有一些放不下,但是现在,陈京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的释然。心高了,眼界宽了,视野自然就变了。

本来很放不下,很在乎的事情,忽然之间就觉得也不过如此,没什么大不了的。

陈京能放下,不意味着干监处其他的同僚能够放下。

陈京在干监处树立了崇高的威信,干监处从一个二十人的小处室。成长为现在近六十人的组织部第一处,这几乎都是陈京的功劳,现在干监处要拆分,处领导要打散重新安排。这在干监处内部多少有一些牢骚。

尤其是陈京就这般走了,以一种病不是很体面的方式离开,这让干监处的很多人心生不满。

陈京是干监处的头儿,他这么不体面的走了,是不是意味着领导对干监处工作的否定?

而这一点正是很多人觉得接受不了的。

干监处的工作不是什么好干的活儿。尽是脏活累活,有时候还得罪人,干监处的工作之所以一直做得不错,这和陈京很善于做思想工作。搞动员是有直接关系的。

现在陈京的工作被否定了,大家从心里也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