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699章 爱慕之意?

第六百九十九章 爱慕之意?

陈京晚上请客,就在金星酒店餐厅包房摆了一桌。

唐玉今天是第一次喝老窖,楚城老窖和楚江腊肉是绝配,唐玉是大快朵颐,吃得比较满意。

而陈京和柳赛贵还有廖辉林三人则是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酒是男人之间交际的重要媒介,几杯酒下肚,本来比较拘谨的柳赛贵和廖辉林两人渐渐的放开了!

柳赛贵开始和陈京称兄道弟,他道:

“京子,我打小就羡慕你们家,姨父和姨娘都是文化人,受人尊重,人前人后体面。现在,你也体面啊,有面子,有能耐,能罩住人,让人羡慕啊!”

柳赛贵是实在人,夸人也实在。

限于文化,他也说不出太多好听的话,但就是这些话,让陈京觉得舒心。

陈京身在官场,见过太多嘴上抹蜜的人了,这些说个个都能说会道,但说的都是违心之言。

在这类人身上,陈京感受不到真诚,大家的接触和交往都是逢场作戏,彼此逢迎罢了。

但是柳赛贵这种人,陈京还是真愿意接触的。

两人碰了几杯,气氛最融洽的时候,却出现了令陈京意外的一幕。

柳赛贵忽然变戏法似的从桌子下面那了一个油纸包裹,他拿出来往桌子上一放,道:“京子老弟!我和老廖这次托你的福,一切都在你的面子照顾之下干成了事儿,如果不是你。我们非得破产不可。

这点东西是我和廖老弟的一点小意思,你可千万不要推辞……”

陈京愣了愣,皱皱眉头。

他伸出手来掀开油纸,里面一沓沓竟然全是百元大钞,但这么一大包,少说也得十几万。

他脸一青道:“赛贵哥,你这是干什么?我说你脑子糊涂了吧。还搞这些歪门邪道,我可跟你讲,你马上把这东西给收起来。就当没这事,不要我可跟你急啊!”

“京子老弟,你听我说。我知道你们当官的有纪律。不能够随便收钱。可是咱俩不同,咱俩是兄弟,这钱是当哥哥的给你零花的。谁要说三道四,我跟他急!”柳赛贵一本正经的道。

他顿了顿,接着道:“我知道,你们当官的人,工资并不高,有人要跟你们送钱,他们那是受贿,你收了就是犯法。咱老弟不会干犯法的事儿。因为我知道姨父和姨姨你们家的家教好,断然不会要昧心钱。

我这钱干净,都是我一块块的挣的,你拿去花又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