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10章 陈京必须走!

第八百一十章 陈京必须走!

贺军常去的土菜馆。

欧霜给他准备有专门的包房。

这间包房的一切用度,都和其他的房间不同,这样似乎能够体现出贺军在此处的特殊。

贺军心中实在烦躁。

本来他已经一切都在掌握中了,可是谁曾想到李清香会突然在其中插上一脚?

李清香直接去见苗书记。

苗书记是何许人也?

他一天日理万机,工作之繁忙,贺军是最清楚的。

别说是下面的一个市长要见他,就是省里副省长要找他汇报工作,都相当有难度。

可是李清香凭什么想见苗书记就能见到?

贺军一想到这一点,脑子里就忍不住去想外面的那个传言。

在海山有传言,说李清香和省委苗书记关系匪浅,甚至有人以讹传讹,把这种关系说得非常的不堪。

贺军对这些说法不怎么信,但是他脑子里总忍不住去想这些事儿,心中就很不好受。

从法理上来说,他现在和李清香之间已经离婚,没有婚姻关系,两人就已经毫无瓜葛了。

既然无瓜葛了,李清香私下里去干什么,见什么人,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贺军毕竟是男人,任何男人都有极其自私的一面,尤其是对女人。

贺军也不例外!

他能够想象得到,如果李清香当着苗书记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道明白了,事情可能就不会按照他的设想走了。

在岭南,苗书记意志太强大了,贺军纵然有万般神通,也无法去违背苗书记的意志。

他不能违背,更是不敢违背。

在下面,有些好事之人编造了一个说法。

说整个岭南,贺秘书长就只忌惮一人,这个人就是周省长。

岭南省省长周子兵贺军的确忌惮,因为这个人到现在为止他还摸不清他的城府。

任何人对未知的东西都忌惮,贺军当然也是如此。

至于苗书记,下面人之所以不说贺军忌惮他,原因很简单。

因为在下面人眼中,贺秘书长就是紧跟苗书记的人,他和苗书记之间,是永远不存在有矛盾的。

如果有矛盾?

贺军的一切神话可能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一个人在包房坐了差不多一刻钟,客人才来。

今天贺军见的人赫然是海山市常务副市长冯仁国。

冯仁国搭上贺军的线还是这两年的事儿,这些年,冯仁国苦无晋升之阶,老早就下血本、花大力气在省城找关系,疏通人脉。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积累,他终于找到了一条连通贺军的线。

由于和贺军见面的次数还不多,两人彼此了解还不深,冯仁国今天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