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48章 周维的表态!

第八百四十八章 周维的表态!

棋局终散。

陈京已经离去。

他脑子里一直在想棋,又再想周维其人。

经合办对周维来说,是比较复杂的一个存在。

有时候商务厅需要经合办来调整干部,一批厅里面的老弱病残有地方安放,而且,周维在内部的角力中,经合办也可以作为一张牌来打。

但另一方面,他又不希望经合办惹事。

经合办内部不稳,一帮老油条老干部要告状,这让他最为头疼。

他希望陈京能够稳住经合办,不要给他找麻烦。

陈京现在的难题就是既不能和周维把关系弄僵,又必须要让周维意识到,经合办注定是要有所作为的。

而且经合办的作为也和商务厅的领导是有密切关系的。

这年头,官场上的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人。

真要是给不了周维一点甜头,他凭什么会支持经合办的工作?

这就是一盘棋啊。

可是在方寸之间的棋盘上,他不是马进竹的对手,而对施建国的诡异棋风更是不适应。

说起来,这两个人都是商务厅出来的老弱病残。

棋如人,两个老弱病残就让陈京疲于招架了,更何况还有那么多正值当打之年的人?

马进竹一句话说得好,做官就如同溜鱼。

溜鱼讲求要缓,要顺鱼性而动。

鱼用力,则己收力,鱼收力,则己用力,这颇有敌进我退,敌退我进的味道。

当然,这中间更有圆融的意思。

刚则宜折,弱则被欺,唯有深谙圆融之道,才能如鱼得水。

无疑,马进竹说的是至理名言,他也是在官场上滚了一辈子的人,对这一些也是了若指掌。

他和陈京说这些,更多的是有指点的意思,陈京自然是非常的谦虚。

陈京走了,施建国还是留了下来。

看着一句残棋,他和马进竹都不说话。

两人静坐了很久,马进竹忽然道:“这个小陈主任还是有一些魄力的嘛!老黄想搞没搞成的事情,他敢于迎难而上,而且搞成了,经合办这团死水也有了一点活动的迹象了。”

施建国咧了一下嘴,道:“年轻嘛,胆量肯定会有!”

他顿了顿,道:“这个比赛的问题……”

马进竹摆手道:“比赛是好事,我们老同志退下来了,人走茶凉,难得有人还想着我们,而且经费又足,我们为什么不把这个棋赛搞好?”

施建国愣了愣,道:“可是厅长,陈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马进竹笑笑道:“陈京啊,你别看他下棋下不过我们,但是那股子劲儿却很强,而且是真正用心在下,没有敷衍棋局。悟性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