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879章 两头落地!

第八百七十九章 两头落地!

会议开得有些冷场。

班子内部几乎所有人都觉得颇为尴尬。

在今天的会议之前,商务厅内部是有酝酿的。

周维分别和几个副厅长都沟通过,解决商务厅的问题,一定要压缩经合办的经费,应该是今天会议上大家的共识。

可是这个共识却被陈京的犀利打破了。

陈京今天是有备而来,发言有礼有节,而且直指问题的关键点,好像让人没办法不接受他的说法。

陈京这样的表现,自然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

尤其觉得意外的是周维。

他有些不明白,经合办现在情况这么糟糕,陈京是哪里来的自信和勇气向自己叫板。

如果商务厅和经合办的关系再不融洽,厅里面有不止一个办法可以对经合办实施严厉的压制。

一旦形成那种局面,对陈京和经合办来说,绝对是极其严重的后果,说是要陷入绝境都不为过。

周维敢于对陈京提要求,要陈京讲风格,就是吃准了陈京现在必须依存商务厅。

如不然他根本没办法维系经合办的工作,毕竟在关键时候,经合办是隶属商务厅管的,这是一张附身符。

周维仔细的品味陈京的话。

陈京的话里面包含的信息很丰富。

一方面,陈京搬出省政府对经合办的职能确定说事儿,这隐隐是在向所有人说明,他经合办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单位,省里对经合办的存在是一直在关注的,和商务厅内部的处室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经合办的工作不行,商务厅也是有领导责任的,到头来真扯皮,商务厅脱不了干系。

另一方面,陈京看似无意的提到马进竹,实际也很有深意。

马进竹是商务厅老厅长,他在任的时候一直和周维相处就不融洽,两人的关系颇为微妙。

现在的商务厅,马进竹时期的一批干部依旧是中坚。

陈京和马进竹走得近,和夕阳红俱乐部走得近,这隐隐是在给厅里施加压力。

让班子里面大家都明白,兔子急了还咬人,硬要是把他陈京逼得走投无路了,他手上可还是有几张牌可以打的。

大家的矛盾如果真不可调和了,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

他陈京固然完蛋,他也不会让厅里有安分的日子过。

陈京这样的表述很隐晦,但是暗中威胁的味道很浓,而通过这样的表述,也在向周维显示他的决心和自信。

很无奈,今天的会议进程无法按照周维的预想进行。

会议结束之后,周维回到办公室越想心里越不舒服,火气越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