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02章 省政府问责

第九百零二章 省政府问责

受美国和欧洲经济不景气,国内银行紧缩银根,中央严控过度投资以及人民币升值等多方面不利因素的影响,岭南第一季度经济增长势头放缓,尤其是出口回落高达十多个百分点。

审计厅统计的数据向社会公布,岭南社会各界反响激烈。

省政府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对策。

在省政府专题会议上,商务厅面临很大的压力。

省政府领导解读这一次全省经济的各项数据,岭南出口放缓,出口贸易摩擦频繁等因素是岭南经济第一季度不利的重要原因。

作为商务厅来说,在对外贸易合作方面,其是直接负责的职能部门。

第一季度交出这样的答卷,显然不能让省领导满意。

常务副省长万爱民在专题讲话中毫不留情的对商务厅的工作给予了严肃的批评。

他批评商务厅客观原因找得太多,主观努力太少。

在对外贸易政策,对外合作方面缺少新的亮点政策。

尤其是在组织出口方面,省内纺织行业、传统制造业出口受阻,导致相当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大量企业倒闭,下岗和失业人口俱增,商务厅在中间是负有责任的。

万爱民的话可谓一针见血。

而且他手上还拿着印度新德里以及苏北第一季度的对外经济数据。

苏北出口有小幅度下降,但是整个回落幅度比岭南要低。

而印度新德里对外出口不将反增。在整个第三世界国家中,其对外贸易亮点频频。

万爱民质问商务厅领导。为什么别人能够做好的工作,岭南就做不好。

这能把一切都归结于经济形势上去吗?

商务厅的职能是干什么?

对外贸易政策的执行落实,对外合作的推动和促进,这就是商务厅核心的工作。

现在这两块工作都没有亮点,商务厅的班子是干什么吃的?

万副省长在讲话中说重话,参会的周维感到无地自容,从省里开会回来,立刻便召集厅处以上干部会议。

在会上周维脸色铁青。措辞也是极端的严厉。

所有的处室一把手,以及厅里的分管领导都被要求作出书面说明,实际上也就是作检查。

一时整个商务厅上下愁云惨淡,阴云密布。

散会后,常务副厅长侯凤飞敲门进入周维的办公室,他扯着脖子道:

“厅长,这完全不公平嘛!我们岭南经济是什么结构?我们都是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为核心的出口产品。我们的产品有自身的特点和局限性。拿我们和苏北比,这不是坑人吗?

还有对外合作,我们岭南的企业是渴望走出去的。

但是对外合作的政策不是我们制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