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97章 温柔

第九百九十七章 温柔|乡!

粤州流年酒店。

陈京好不容易有个安静的休息时间。

他履新莞城之后,每天需要应付的工作太多,到了省城各种应酬也太多。

每天都在繁忙和喧闹中度过,这让他很难有安静独处的时光,像今天这样一个人独处,嘴里叼着一支烟,手上捧着一杯清茶,感觉很好。

唯有一点就是孤独。

老婆孩子在京城,几个月才能见到一次,平常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这样的节奏是身体和精力的双重透支,饶是陈京现在还年轻,他都有些吃不住劲儿了。

陈京心中暗暗发誓,下一次自己履新一定要找个好地方,像莞城这样情况复杂,问题盘根错节的地方,实在是压力太大。

另外,对副职陈京不习惯。

陈京干惯了一把手,很多方面的思维都是一把手思维。

就比如莞城的6.23案,这个案子陈京就是一把手思维,考虑问题都是从大局全局着眼。

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原则,一门心思就希望通过几个典型的案子,以此来整肃莞城社会个官场的风气。

对一个副书记来说,做事考量如此全面,办的案子牵扯这么广,陈京有一种小马拉大车的感觉。

他除了要一步步的策划和精心布局之外,还得处处去顾虑书记和市长两人的态度,这是他最感觉别扭的地方。

官场之上常常就是如此。

上级争取下级的支持一般很容易,而下级争取上级的支持。面临的困难就要大得多。

陈京在莞城的工作,往往就有这方面的掣肘。这也是让他感到累的原因。

6.23案的胜利可喜可贺,但是这个案子还只是揭一个盖子。

莞城走私的盖子揭开,后面局面可能会更复杂,各方矛盾也可能会更加激化。

如何掌控局面,如何协调莞城内部乃至省城各种利益关系,保持局面的平稳,其难度可想而知。

陈京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在放火烧荒,一把火放下去。风便刮了起来。

不能让火灭,又要控制火势,火势控制不住,那就是大灾难,自己作为放火者,也会因为一把火被彻底的灭掉。

陈京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脑子里面却是各种纷繁复杂的头绪。

6.23案的牵扯太广。不仅莞城内部很多领导干部受到牵连,而省城很多权贵也可能会牵扯其中。

这一次陈京过省城,就是想把这个案子向周子兵汇报,希望周子兵能够给出好的建议。

但是现在看来,周子兵给的压力被建议多,6.23案办案范围能够继续扩大吗?如果要扩大。该怎么做到局面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