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40章 省里的人事变动!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省里的人事变动!

本来火药味十足的会议,让陈京和雷鸣风这一阵交锋顷刻间便变得毫无意义。

陈京的话让雷鸣风无言以对,而陈京的话实际上针对的又岂止只有雷鸣风而已?

吕军年甚至没有发言,会议就变得毫无意义,陈京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

陈京的话得意思分明是说个别干部不问自身问题,却拼命的忏怒别人,迁怒荆江,这是可笑也是滑稽的表现。

而吕军年想来,自己不正是这个滑稽的角色吗?

他脸上哪里能挂得住?

所以,从会议开始,到会议结束,他脸色都很难看。

而更让吕军年恼火的是,他精心培养了这么多年的徐兵,在荆江竟然毫无作为。

和陈京比,徐兵完全就是陪衬,在很多事情上他完全没法贯彻意志,反倒是屡屡被陈京利用。

上一次荆江搞干部公开述职,徐兵被利用了一次,陈京借此把荆江搞成了党政一条心,两个一把手劲往一处使。徐兵自始至终参与了公开述职,可是结果是他城池尽失手。

陈京一口气调整了全市区县党政一把手,他在荆江政坛的权威经此一手,几乎就完全奠定了。

现在万海集团的事情又是这样,徐兵忙前忙活帮万海集团解决土地问题,万海又扬言要转移重心到荆江,徐兵不成为靶子成为什么?

而在这其中,陈京站在了一个超然的地位。雷鸣风冲荆江撒气,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倒打一耙,而且他甚至可以连吕军年的面子都不给,可以说是毫不客气。

真是应了一句话,有理不在声高。

陈京就得理不饶人,三言两语就占据了绝对主动,雷鸣风一开口就是错。

这些点点滴滴,无一不体现陈京极深的城府,和莫测高深的心机。

徐兵在荆江看来不是陈京的对手。

这样一来对吕军年来说很被动,因为现在省委伍大鸣和徐自清之间。他似乎越难越找到自己的位置了。

如果一旦伍大鸣缓过劲儿来。他吕军年在省委还有多少话语权?这恐怕就是天大的问号!

……

荆江,陈京经常住在荆江招待所三楼。

荆江检察院检察长陆明满怀希冀的看着陈京,神情有些复杂。

陈京皱皱眉头,背着双手来回在房间踱步。忽然他扭头道:“你能确定全胜的纵火案是李海波指使人干的?”

陆明胸脯一挺道:“这件事证据确凿。我们随时可以抓人!”

陈京盯着陆明道:“李海波有什么作案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