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202章 至理名言!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至理名言!

秋自忠怔怔的盯着陈京。

他万万没料到,陈京竟然会有这么一番出乎他预料的言论。

本来这事,秋自忠觉得荆江船厂和临武船厂之争,陈京再怎么也应该做个解释。

可是被陈京这么一说,荆江船厂没什么好解释的,他不仅不解释,还很高兴。

因为黄海船厂放弃收购荆江船厂,这是荆江的胜利。这么一比较,就显得临武船厂和楚北方面有些太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好好的一家临武船厂,经营还可以,人家黄海船厂跑过来几个亿就拿下来了。楚北领导丝毫没有贱卖国有资产,当败家子的觉悟,反而喜滋滋的,觉得傍上了黄海船厂,对以后临武船厂将是多大多大的好处。

领导们因此有了值得炫耀的政绩,在以后的宣传或者是大会上面,领导可以挺起胸脯说成功引进国家级重点企业黄海船厂,短短一句话,就可以满足很多人的虚荣心,同时也让这些说话的领导感觉有面子。

陈京直斥这些做法就是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是执政者的无知,是执政者的名利之心作祟。

秋自忠饶是城府极深,也被陈京这一番话说得脸红。

如果今天不是喝了酒,还不知场面多尴尬呢!

陈京这话说得句句在理,秋自忠想挑刺儿都挑不出来,事实本来就是这样,黄海船厂声名太大,谁不希望引进这么大一家企业到地方?为了达到这么目标。全省上下各部门齐齐让路,临武船厂的估值也一再被压缩。

经陈京这一番言论下来,秋自忠再仔细的回想,陈京不是一针见血吗?

如果成功完成这一笔交易,楚北真捞到了什么实际好处吗?

仔细想还真没有,只捞到一个名声。

秋自忠是何许人也,他很快就搞明白,敢情陈京这是极尽嘲讽,对临武船厂的嘲讽,对楚北“个别领导”的嘲讽。

今天自己请他吃饭。如果开门见山就谈黄海船厂的收购问题。自己也就成为这“个别领导”了。

一念及此,他不由得深深的瞅了瞅自己面前的年轻人。

陈京年轻,但是出奇的难以对付,在见陈京之前。秋自忠暗自盘算。自己全面优势。在陈京面前有绝对的自信。

可现在经过陈京这一番巧妙的言论过后,秋自忠发现自己的所有的优势竟然没一条用得上。

反倒是陈京,反攻倒算。狠狠的把自己嘲讽了一把。

这一次碰头,俨然是陈京占据了绝对上风。

秋自忠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他也是要强的人,更是要面子的人。

今天他约陈京就是为了争个胜负,争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