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09章 如何处理?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如何处理? ?@/何(21 35)

果然,伍大鸣判断很准确。

伍大鸣的车到庸州,庸州邵永强安排的接待标准和德高无二致,一『摸』一样。

只是今天庸州没那么火辣的太阳,但是夏天阴云密布,那种燥热并不比烈日高照的天好受。

反倒是这种天更难受,站在『露』天,几分钟功夫全身的衣服就能被汗水浸透。

伍大鸣车队到的时候,等候的接待人马个个汗流浃背,像刚从水中捞出来似的。

自从不久前吕军年生了一场病以后,邵永强的调子明显低了很多。

这种低调不是从表面上显『露』出来的,柳新林初到庸州的时候,邵永强的抵触心理极强。

硬是把柳新林挂了起来,丁点事情都做不了,柳新林堂堂的市委副书记,用他自己的牢『骚』话说,就只管两个人。

一个是司机,一个是秘书,其余的人他管不上。

可是最近,邵永强的态度悄然转变了,柳新林开始在党群工作方面发挥领导作用,渐渐的渗透进了庸州政坛的核心。

邵永强的这种变化,体现了他现在很微妙的心态。

吕军年俨然是大厦将倾,吕系人马马上就群龙无首。

吕军年之后,邵永强本来是一个关键人物,可是这几年徐兵在荆江突然崛起。

相比邵永强来说,荆江地理位置更好,而徐兵又巴结上陈京这棵大树,其政治前途看上去一片光明。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吕年军一派的人马,还有多少能向邵永强靠拢?

解放柳新林,邵永强是不得已而为之,另外,他也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试探陈京的态度。

谁都知道邵永强是铁杆的吕派人马,而陈京和吕军年之间又明显的发生过剧烈冲突。

邵永强不可能很明确的向陈京伸橄榄枝。

政治人脉,极其复杂,平常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是大忌讳。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邵永强也只能通过这样的隐晦的试探。来探探陈京的态度。

这一次。陈京没有不近人情。

在高速路口,他下车和大家一一握手,最后凑到邵永强身边道:“邵书记,上我们的车吧!跟你透个底。书记心情可不怎么好。怪你们接待排场搞得太大了!

知道你们和德高是竞争对手。可是别的方面没看到你们良『性』竞争。偏偏在接待方面赛着搞排场,你说书记心情能好吗?”

邵永强尴尬的一笑,道:“秘书长。您也要体谅我们的难处。现在庸州的情况比不上德高,我听说书记在德高的视察都很不满意,这次过庸州,咱们同志们心中更加忐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