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14章 绝对是煎熬!

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绝对是煎熬!

邵永强到省城待了两天。

这两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煎熬,省委的电话来得急,可是等他到了省城以后又让他等着,似乎直接把他晾了起来。

这让他本来悲观的情绪,变得更加悲观。

市委领导到省城,能够随时见到省领导,这其实体现的是这个市在领导心中的地位,有些发展好的市,受重视的市,一把手进省城,往往会得到很高的礼遇。

甚至省委领导的日程安排,省委办公厅都会打电话给下面的一把手,征求他的意见,询问他那个时候方不方便。

邵永强曾经也有过这样的待遇,可是现在,这种待遇不复存在了。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这就是官场千万年以来的铁律。

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到处都有人过来锦上添花,一朝落魄,绝不会有人过来雪中送炭。

邵永强利用这两天空余的时间拜访了一次吕军年。

吕军年还是人大常委会主任,可是这一次的神气明显比不上以前了。

一场病似乎让他懂得了人生的真谛,同样是一场病也似乎让他变得苍老了,邵永强第一次发现,吕军年头上竟然有了那么多的白发。

谈到庸州的局面,吕军年出言谨慎,他对邵永强道:

“庸州这些年,发展不容易。一个基础这么薄弱的市,一个人口基数这么小的市。能够稳扎稳打,发展到这一步,很不错了!永强,以后还是要稳扎稳打,少一些意气之争,多一些埋头苦干,这对你个人,对庸州都好!”

邵永强认真点头,心中却想,前几年鼓动庸州和德高争也是你的意见。现在让庸州不争。稳扎稳打也是你的意见。

他心中已然清楚,庸州以后想倚仗吕军年几乎没有可能了。

吕军年这话的意思,流露出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和吕军年聊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双方关注点已经不一样了。

邵永强内心忐忑。需要有一个定海神针。而吕军年则眼看着年龄要到岗。只想最后的时刻求个平安。

他和伍大鸣争了这么多年,最后他终究还是失败了,也许坐在现在的位子上。顺顺当当的退休,就是他现在最好的选择。

从吕军年的住处出来,在回酒店的路上他突然接到省委的电话,电话是陈秘书长亲自打过来了。

他心一紧,忙道:“秘书长,您……您有什么指示?”

陈京在电话那头很温和,道:“不好意思邵书记,让你在省城等了两天了,今天我才有时间理你,还望你别往心里去!”

邵永强道:“秘书长您太客气了,您有指示尽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