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2章

第2章

而这天下午,刚两点外面就喧闹起来,被簇拥着走进来的一男一女贵气雍容,看上去非富即贵。

“齐臻”兴致缺缺没什么表示,那女的小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眼泪就开始往下掉,“宝贝你可吓死妈妈了,刚才听说你从山上摔下来我都不知道……”

“齐臻”眉眼猛地一沉,用力甩开女人的手,“别他M叫我宝贝!”他受够了这个恶心的称呼。

这段时间他还是第一次表现出这么大的情绪波动,冷冽的、属于alpha的信息素在狭小的室内弥漫开,医生和那个唯一的小护士虽然闻不到信息素但都被这样的态度吓了一跳,女人似乎被吼傻了。

跟在后面的男人揽过妻子的肩,沉声道:“齐臻,她是你母亲,你就是这么跟你母亲说话的吗?”

Alpha极具压迫性的、尖利的竹木信息素压在“齐臻”身上,面对着原主的父母,他也没收回自己的信息素,以他现在的身体水平,根本对其他人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他浑不在意地笑笑,“用信息素去给一个病人施压,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儿子的吗?”

女人一听才知道自己的alpha做了什么,忙开口阻止,“东来你做什么?!儿子还病着呢你快别这样!”

齐东来被妻子说了一通,也绷不住了,把准确施加在齐臻身上的信息素全都收了起来,笑道:“你别生气啊,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三四年没见你看他说的这叫什么话。”说着,他还瞪了瞪自己不争气成天就知道往外跑、画画、往外跑、画画的儿子。

文静雅拍了拍齐东来的手,“好了,我们来之前不是说好了?”

齐东来哼了声,瞥向自己沉默的儿子,“兔崽子,这回说什么都得跟我们回去听见没有?”

文静雅把人往外推,“你出去吧我跟儿子说,刚才来的时候不是看见有棵树挺好看的吗,你去看看再帮我拍几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