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7章

第7章

齐臻一个人住,只请了个钟点工定时打扫,他也不怎么在家吃饭,厨房锅碗瓢盆都是冷的,不过话说回来,齐臻厨艺是不错的,他就做过两三次,也只是为了测测原主的厨艺,不过现在看来,原主的这个技能点对他来说是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做饭对他来说就是浪费时间。

他最近几天正在处理公司冗员的问题,齐东来比较随和,对一些现象睁只眼闭只眼,高管往哪儿塞个人之类的更是不怎么管,但是他不行,想在他手底下混日子?想都别想,别处混去。

齐臻看着坐在对面气得几乎要吹胡子瞪眼的董事,该干嘛干嘛,半天了才抬头搭理人一句,“张总请回吧,我辞退的人,绝对不可能再请回来,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想想怎么给令侄再找份肥差。”

“齐臻!”张天利一掌拍在桌子上,“就是你老子坐在这儿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算哪根儿葱?别想着你是齐董的儿子就能把这个位子坐稳了!”

“我算哪根儿葱?”齐臻抬头看向张天利,“当初总裁的任职张总是同意了的,你说我算哪根葱?我能不能坐稳这个位子靠的是公司业绩,不是帮你们安置了多少废物。”

“你!”

“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张天利一下站起来,“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我找你爸去!”

“哦,威胁我啊,您请便。”齐臻面容俊朗,眉眼弧度虽然略温润,但却带着薄削而凌厉的神情气质,这么轻飘飘说话,有种漫不经意的冷傲、疏离和嘲讽,落在对方眼里就跟明目张胆的挑衅没什么两样。

张天利转身就走,一手甩上门,震天响。

齐臻无所谓地转了下钢笔,继续工作,他根本没把这样的人放在心上,这两天找上来的已经不少了,想要情面?抱歉,他最不讲的就是情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