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20章

第20章

齐臻好心情地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残留着对方微弱的信息素,带着辛辣的清香,他眸色沉了沉,拉开抽屉取出一只注射器给自己打了一针抑制剂。

等平静下来后,齐臻把注射器扔进垃圾桶,低低骂了声alpha该死的易感期。他本身就没什么这方面的欲望,甚至有些排斥,还是纪维谷的时候,没有**期没有易感期很轻松,也一点不想做,跟周行章做的几次都是临到眼前不得不做,第一次还是他给自己下的药。

不过现在,齐臻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周行章的车离开停车场,一片漆黑的瞳孔里压着翻涌的浪潮,家养小奶狼几年不见变野了,舍不得用强,就只能把人拐上床了。

最近几天周行章很无奈,非常无奈,周舟天天要围那条围巾,还非要他一起,工作室那几人是不问了,但是不言而喻一脸都懂的表情看得他很是窝火,几天后他才想起来送周舟的时候戴着就行了,然后就可以直接摘了啊,干嘛要戴着去工作室?

呵呵。

周五去给东江做第一次网络检查的时候,意料之中的齐臻也在技术部。

看着眼前的人,齐臻心里满意,周行章高鼻深目,剑眉薄唇,五官凌厉张扬又精致得很,而疏懒的气质稍微冲淡了十足的攻击力,但就是这样也足够吓退一大帮子人了。

这样正好。

第20章 你要的我给不了(上)

去技术部门办公室的路上,齐臻压低了声音,确保后面跟着的人听不清他们的话,“行章能喜欢那条围巾,我很开心。”

“谁管你开不开心,”周行章瞥了人一眼,“我不喜欢。”

“不喜欢还天天围着?”

周行章轻飘飘地冷哼了声,“你觉得要不是小屁孩儿坚持我能天天戴着?”

“可能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围巾应该是符合行章审美的,明明也很喜欢,口是心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小心带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