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35章

第35章

周景行闻言放下坐在他腿上的周舟,让刘欣蕊带着去找纪安去了,他不是没去纠正过周行章懒懒散散的姿态,只是这几年他也没早先那么执着了,周行章能好好的就行了。

不过,该说的问题还是得说。

周景行抿了口茶,“这是我上次拿来的,还有?”

“除了你来喝点儿,你觉得我这儿还有谁喝茶?”

周景行笑了笑,“我今天来确实是有事情跟你商量,这几天那几家的新闻我看到了。”

“嗯。”

“你做的吧。”

“嗯。”

“因为舟舟。”

“嗯。”周行章把手机撂在一边儿,“你不都知道吗?”

见人看过来,周景行才正色道:“舟舟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刘姨说他已经好几天没去学校了,你自己也明白,舟舟不可能一直不上学。”

周行章脸色沉着,“现在不是推崇素质教育吗,不上学怎么了?我找老师来家里教!”

周景行有些无奈,“舟舟不可能一辈子生活在这个环境里,他不可能永远不跟别人接触,当年的事……不管是你还是舟舟都需要好好面对,你是个成年人了,可以选择以哪种方式活着,但舟舟不是。”

“我不想聊他。”

“好,今天我们也不说你,只说舟舟。舟舟还小,他不具备完全的明辨是非的能力,遇到排挤和恶言恶语,他会往回缩,但是作为他的唯一监护人,你要为他的成长负责。”他可以退,但是你不能。”周景行叹了口气,“行章,你不能保护他一辈子。”

作为长辈,他们可以护一时,却护不了一世。

周行章沉默着,微微低下头,将一半面容都隐藏在阴影里,看不清楚。

周景行起身走到周行章面前,把人搂进怀里,“好了,父亲就要有父亲的样子,不过在我这儿我们家行章永远都是没长大的小孩,想哭也没关系,大哥肩膀借你靠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