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50章

第50章

李一平看着漫不经心的周行章,心里直打鼓,半晌还是选择了坦白,“是……是卓越给我的……”

周行章笑了两声,直笑得李一平脊背发凉,毛骨悚然,匆匆说了再见就走了。

周行章还真没想到是卓越,不过也挺有意思,老朋友嘛,这笔账他记下了……

纪安的情况一直在恶化,几进几出ICU,元宵节那天纪安的情况还稍微好点儿,不止坐了起来,还吃了两个汤圆,只是在两天后纪安又一次出现了心跳骤停,抢救回来后,医生检查完,冲着周行章摇了摇头就带着护士出去了。

周行章看着纪安,神色间有些不甚明显的惶惶然,周舟趴在床边,小家伙也看懂了,眼泪扑簌簌落下来,周行章揉了揉孩子的脑袋,他看向站在病床另一侧的齐臻,从对方冷然的脸上似乎看出了一点隐藏的难过——一点不像是为朋友的、接触不多的长辈离开而该有的难过,过了。

他今天叫了齐臻来完全是出于直觉,但是自己的直觉貌似没有错。

纪安嘴唇微微翕张,几人凑过去,才听到纪安在叫“亦璋”这个名字,周行章愣了愣,卓亦璋,确实是纪维谷的原名,他不知道纪安到了现在是不是恢复了些,已经走到弥留之际的人一遍一遍叫着自己最牵挂的孩子,围在床边的三人却都没有给出反应。

而齐臻在**人声音慢慢弱下去的时候握住了纪安瘦骨嶙峋的手,随后应了声,“嗯,我在。”

纪安的手指轻轻动了下,“亦璋……”

“嗯。”

“回来啦?”

“……回来了。”

纪安微微睁着眼,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用仅剩的一点力气握紧了齐臻的手,似乎是释怀了,两滴清泪从纪安的眼角流出,顺着皱纹一直流进尚且乌黑的鬓发里,带着无尽的痛楚和挣扎。

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