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54章

第54章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齐臻给周行章打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在打到第四个的时候才接通,那边传来的是周行章模糊不清的笑声。

齐臻从没关严的门缝里看了眼熟睡的周舟,一边安抚周行章的情绪一边下楼,好在他问地址对方倒也说了。齐臻挂断电话后敲了刘欣蕊的房门把已经睡下的人叫起来让她照看周舟。

进入酒吧包间后,齐臻一眼没有看到周行章,听到酒瓶磕碰的声音,走到沙发背面才看见人正坐在地上,手里还拎着瓶红酒。

室内灯光昏黄,齐臻调了水晶吊灯的亮度,刺眼的白光将一切都明晃晃地暴露了出来,他跨过地上的红酒、白酒瓶子,在周行章面前蹲下身,拿走了对方手里的酒,周行章抬头扫了他一眼,没有别的反应。

齐臻眉目间溢出一丝寒气,“什么事能让你在这儿借酒浇愁连家都不回?”

周行章仰头抵着沙发,一双朦朦胧胧的醉眼看着眼前的人,“齐臻,你说……你跟纪维谷是好朋友对吧?”

“是,怎么了?”周行章第一句话就提起“纪维谷”,齐臻略微皱眉,这是和“纪维谷”有关了。

“他是怎么说我的?”

齐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好贸然接话,斟酌着措辞,“他……”

周行章打断齐臻的话,他就没真想听,“说我是个天真又愚蠢的傻瓜,只能被他乖乖利用,对吧?”

“不是……”

“我一心一意对他,但是他从来就没相信过我!从来就没喜欢过我!!”周行章猛地把手里的酒瓶摔出去,酒瓶伴随着一声脆响碎在墙边,里面的小半瓶红酒在地板上蜿蜒开,像是血,又像是代替某个人流了漫天瓢泼的泪。

齐臻收回视线,看着双眼通红的周行章,一句话在嗓子眼里滚了几遍却还是不知道怎么说,周行章说的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