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60章

第60章

周舟不解,“为什么?”

“我说不许去就是不许去!”周行章语气有些生硬,就算知道齐臻是纪维谷又能怎么样?他们就能回到最初了?笑话,他这人不爱计较,那是没人能到让他计较的份儿上。

周家二少爷,心眼小,跟某些人是记仇的。

周舟又不知道为什么,眼见着周行章生气了,他也不再说什么,乖乖趴在爸爸肩头,这两天周行章情绪不对也不怎么说话,他不想往外跑,现在好不容易把人叫起来了,还肯下楼吃饭,那就是没事了,他是真的很想去齐臻那儿,想他齐叔叔了。

饭桌上,周行章看着跟只乖巧小鹌鹑似的周舟,心里到底过意不去,纪维谷是周舟的亲生父亲,齐臻也算是,他没道理不让他们见面,就是离婚了……不也有探望孩子的权利么。

周行章没再看周舟,“想去找他就去,不用问我。”

周舟听到这话,从椅子上跳下去,走到周行章腿边,抬头问道:“爸爸不生气吗?”

“不生气。”

“爸爸是不是和齐叔叔吵架了啊?”

“……算是吧。”周行章语焉不详,他没打算把齐臻就是纪维谷这件事告诉别人,包括他身边最亲近的周景行和周舟。

最初有这个猜测的时候他只是怀着一点不切实际的妄想,猜想一步步被证实,他很难去形容自己的心情,庆幸,开心,但是同样也有愤怒,压抑在心底的爱恨纠葛在一起翻涌上来几乎要把他逼疯。

他只想听齐臻亲口承认。

然后尘埃落了地,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仿佛永夜里照进来一束光,冰冷却明朗。

周行章不否认自己依旧爱纪维谷,也难以拒绝齐臻,但是回不去就是回不去了。

纪维谷是他心头一抹白月光,他把年少时所有的喜欢和爱都给了那个人,以为自己的一腔真心能换来对方同样的真心对待,但是纪维谷却用行动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告诉他什么叫现实,什么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