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62章

第62章

周舟大眼睛从齐臻身上扫过,难得调皮地笑笑,伸手按了门铃,还连着按了好几遍,直到周行章来开门为止。

周行章打开门,周舟的手还没收回去,他拉着刘欣蕊的手就先进去了,还回头冲着齐臻笑了笑。

周行章和齐臻都明白周舟什么意思,这孩子,精着呢。

门内的光将周行章的影子映在地上,整个人逆光站着,齐臻离得不算远,只看见周行章半隐在阴影里、依旧凌厉的五官。只是短短几天没见,这一刻,齐臻却觉得两人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面了,至少有几年吧。

周行章后退一步想关门,齐臻身体比理智更快地跟了上去,一把拉住周行章的手腕,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又犹豫着放开了手,“怎么,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你就真的讨厌我到这种程度?”

周行章眉目冰冷,明明已经进入初夏,却像是结了层深冬的冰霜,冷寒而锐利,“你想听什么?你想让我说什么?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行章,以前的事情……让它过去不好吗?我们重新开始……”

“让它过去?”周行章眉一挑,打断了齐臻的话,“还重新开始,齐臻你未免想得太好了!你当我是什么人?想要就要想扔就扔?你以为我知道你是纪维谷就能怎么样吗,我就能接受你?别做梦了!齐臻我告诉你!纪维谷……我恨他你明白吗?!

“我、恨他!”

周行章说的话就想一把又一把刀子往齐臻心里扎,血流不止,疼,疼得他整颗心脏都在颤抖,然而他又清醒地意识到周行章不会比他好哪怕一丁点,言语这把利剑,也伤了说它的人。

周行章把自己外溢的信息素收回来,微微抬起下巴,“齐臻,给我们都留点儿退路行吗?我现在挺好的,你别来招惹我,听见没有?”

周行章说完也不等齐臻回答,就一把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