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70章

第70章

这一继续,就又是五天过去了。

等周行章的易感期过去,两人差不多是睡了一整天,正好是周末,可以去接周舟。

周舟有点兴奋,他都好长时间没见周行章了,也有快一周没见齐臻,想得很,他还没离开过周行章这么长时间。

周景行看着眼巴巴坐在一楼落地窗边盯着院子大门的周舟,有些无奈地笑笑,对身边的文怀沙道:“行章肯回来,这就算是想通了,我一开始觉得齐臻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人回来,看样子他是真有办法。”周景行猜着周行章未必会直接接受齐臻,但是还是要慢慢来,感情的事情哪有一蹴而就的?

文怀沙对自己这个表弟是真的有点看不透了,“我印象里齐臻可不是这样子,那时候他只知道埋头画画,哪儿像现在这样,还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周景行不关心齐臻以前怎么样,只要周行章喜欢,只要齐臻能好好对周行章、好好对周舟就行了,其他的他都不关心,只是如果敢伤害周行章,他更不会放过,周家他还是说了算的,“如果是以前的性格,行章不一定会喜欢。”

文怀沙不置可否,他跟齐臻接触不多,上次还是因为文静雅的事来找过他。文怀沙看向周景行,略有犹豫,“现在行章的事情也算是有了着落,不考虑考虑自己吗?”

文怀沙的潜台词周景行明白,几年前就明白,但是他能怎么应?他先是周行章的哥哥,新洲的董事长,其后才是他自己,周景行心思微转,“你身边不错的Omega也不少,不考虑找个人定下来吗?”

文怀沙皱眉,“你明知道……”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文怀沙能感觉到周景行对自己不是没感情,所以这些年周景行推脱、闭口不谈,他也配合,只是现在为什么告诉他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