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72章

第72章

兴奋归兴奋,周舟还是很快就睡着了,齐臻把软软一团的小孩子又往怀里捞了捞,周舟闻不到,但是他能感知道自己的信息素跟以前是不太一样的,他很满意。

Alpha无法被标记,但是做到兴头上,周行章问能不能咬他的腺体,他答应了,没什么不能咬的,早在七八年前他就知道alpha的信息素也是能改变的,江文禄公司的研究所研究过alpha被标记的可能性,虽然没办法彻底标记,但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对方的信息素,也是一种所有权的宣示。

下次,咬回来好了。

Alpha对其他alpha的信息素天然排斥,周行章咬住齐臻腺体的时候他差点没忍住打过去,alpha信息素的注入每一秒都很疼,并不像alpha标记Omega那样疼过之后就是舒爽和全身心的归属感,齐臻需要努力放松身体去接受来自另一个alpha的入侵。

疼,心里却是满足的。

第二天早上,齐臻早起做饭,他一动,周舟就醒了。

周舟揉揉眼睛,抓着齐臻的衣服,“爹地去哪儿……”

齐臻没想到周舟睡眠这么浅,前段时间也没发现,可能是周行章消失这么长时间,又连带着他也不见了一周,小孩子没什么安全感吧,他轻轻拍着周舟的背,“去做饭,舟舟睡吧,饭做好来叫你。”

“我也去。”

“不用……”

然而周舟没管齐臻的拒绝,自己就爬了起来,迷瞪着眼穿衣服,看得齐臻心里五味杂陈,只得带着小孩去洗了脸刷了牙,带着一起下楼,意料之外的是周行章居然等在餐厅里,正窝在椅子上玩手机。

周行章听见动静,抬头招呼两人,“过来吃饭。”

周舟小跑过去抱了下周行章才爬上椅子,帮着把筷子摆好。

齐臻摸了下粥碗的温度,还很热,“不是说了我做吗?”

“你歇着吧。”周行章眼都不抬,饭他不会做还不会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