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75章

第75章

“我是说你比以前有人情味儿。”

齐臻倒不这么觉得,他很少有喜欢的人,喜欢的东西,周行章是例外,人情味儿、也只对着某些特定的人有。

“说正经的啊,”刘英阁支着下巴颏,“周行章那性格应该挺暴躁的吧?你俩这alpha往那儿一戳,嚯,光是信息素就能吓退一大帮子人,我都有点心疼他家小孩儿了。”

“有话直说。”

“我是说……”刘英阁故意顿了下,才道,“倒不是说有些是事情你在逞强,对alpha来说那不叫逞强,但是一定程度上你也在拒绝他的关心,四舍五入不就是拒绝这个人吗?你这么精明,就是当局者迷,你们俩、你和周行章得有一个服个软,明白我意思吗?”

齐臻微微皱了下眉,“这就是你的办法?”

“别看不上,你试试呗,不行了还来找我,免费指导还包终身售后。”

“你如果真有办法,为什么现在还单身?”

“那是……那是爷乐意!”

跟刘英阁聊完,齐臻虽然觉得不靠谱,但是只要能跟周行章缓和关系,就仍然值得一试,只是他可以换个方法。打定主意后,齐臻当晚就去找了周行章。

周行章回家也是一个人,就回去得晚,一路上楼也没开灯,进了卧室看见床边坐着个黑影,被吓了一跳,他打开灯,“你干嘛?也不开灯,你在这儿舟舟人呢?”

齐臻坐着没动,看着周行章走过来,“我送他去周总那里了。”

“哦,所以,你想干什么?”周行章站在齐臻面前一步远的地方,好整以暇地俯视着对方。

齐臻坦然自若,迎着周行章的视线,道:“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

周行章眉一挑,诧异道:“商量?齐总什么时候学会跟人商量了,不是最会先斩后奏自作主张了吗?”

齐臻微微叹了口气,眉眼间冷硬稍稍收了些,显得有些犹豫,“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