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81章

第81章

“景行……”

“我说、我累了。”

周景行身上还带着没有消散干净的信息素,和以前纯粹的茶香不一样,还混着一点迷迭香花朵的清香。以前他就很少能闻到周景行的信息素,只以为是对方低调,不喜欢将信息素外放,从来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文怀沙难得的暴躁情绪被淡雅的信息素冲淡了,他握了握拳头,半天才放松下来,“你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情行章会负责,他也该担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至于我父亲,我会再和他谈,相信我。”

周景行只是保持着沉默,文怀沙离开后才弯下挺直的脊背,坐了这么一小会儿他就觉得累了,被动引起的**期比他想的还要难过去。

周景行唇边弯着的一点弧度苦涩而忧虑,他和文怀沙不可能的,文家不会接受他,正如他不能原谅文家当年的所作所为一样。

文怀沙也许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

周行章踏进会议室的时候就没打算给董事们好脸色,面对一张张逼问的嘴脸,听了半天,他一掌拍在桌子上,“你们好意思在这儿要求我哥主动辞职?!每年从公司拿走多少钱多少好处心里没点B数吗?我他M都替你们臊得慌!”

“Omega出任这么高的职位还没有先例,这说清楚去也太丢人了,今天一开盘新洲股价就掉了不少,趋势还在往下走,我们怎么可能不着急?”

“有本事你把股权卖了!”周行章冷笑一声,“新洲能走到今天谁的功劳最大你们都清楚,就算股价动荡又能怎么样?不出几个月就能涨上来!还有,别再拿Omega说事儿,Omega怎么了?凭本事吃饭!没有先例,我新洲就首开先例!”

“你这是……你这是胡闹!”

“我胡闹?”周行章扫视着一群股东,把一沓子资料摔在桌上,“十年前的财务报表你们怕不是都忘了!摸着自己个儿良心问问,新洲市值涨了五六倍,股价长了多少你们心里门儿清,现在钱拿到手了才来这儿瞎逼逼?我还是那句话,新洲董事长和总裁只能是周景行,股权爱要要,不要大可以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