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85章

第85章

“这就对了。”周行章还记着平权协会的事儿,“齐臻跟我提到了平权协会,你有了解吗?”

“听说过他们的一些事迹,齐臻是说可以找他们介入?”

“……我有时候都怀疑你俩是不是双胞胎了。”

“怎么,吃醋了?”

“我闲着没事儿撑的!吃你的醋。”

周景行笑了笑,不是他和齐臻有默契,而是他们考虑都是如何在确保自身的前提下谋求最大化的长远利益,只顾着眼前早晚要栽跟头,问题还要从根源上解决,“好好好你没吃醋,最近这两天你也累了,接下来的交给我。”

“也行,公司你看着,至于抖抖黑料,这个我擅长,我先说好,这次文家我不会放过,当然谁也查不到我头上。”

周行章也不是一味好脾气,只是面对文家,他多少还是有些犹豫,“文家的事我来处理,等过两天我见见怀沙,之后怎么样我们再商量。”

周行章看着自己的哥哥,周景行这是在给文家求情,他不在乎文家,不在乎文怀沙,但是他不能不在乎周景行,“三天?”

“够了。”

周行章在书房待了一天,刚把该发的都发了,拿起手机才看见未读消息,他打开一看脸色就黑了,抓起手机让佣人跟周景行说了声就走,他才几天不在,齐臻就敢跟Omega相亲了!

活腻歪了,胆儿不小!!

到齐臻家里的时候一片漆黑,周行章上楼,放轻手脚进了卧室,房间里灯还亮着,一看**,只有周舟沉沉睡着,而浴室还亮着一点微弱的暖黄色灯光,还有一点隐隐约约的水声。

周行章心里奇怪,大晚上不睡觉钻浴室干嘛?

第66章 来自故人的录像

周行章悄悄走进浴室,才听见水声大起来,热气熏蒸,让整间浴室都缭绕着暖润的白雾,周行章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齐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