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92章

第92章

周景行沉默半晌,“行章。”

“……嗯。”

“他没有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求不了就不要强求,他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这些年一直避而不谈才将问题拖到了现在,不全是他的责任。现在这样对大家都挺好,算了吧。”

“算了、就算了,我哥这么好,他文怀沙不就是一棵歪脖子树吗有什么好,我们还有更好的!”

周景行神色黯淡,勉强笑了下,声音有些涩,“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顺其自然吧。”

周景行又和周行章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他站在阳台上,五月底夜晚的风已经有些燥热,但他的一颗心却仿佛还留在数九寒天。

是他没能早点看透人心,有些事情根本不难理解。

归根到底,不是一路人。

周景行自嘲地笑了声,没有谁对谁错,只是不合适,而已。

周行章攥着手机在门口待到觉得自己平静点儿了才进门,客厅里暖黄色的落地灯亮着,齐臻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他开门进来也没见人动,睡着了?

周行章放轻脚步,绕过去一看,可不是睡着了,他蹲下身,齐臻微微低着头,一半面容隐在昏暗里,平时总是显得冷硬的五官现在却柔和下来,仿佛敛去尖锐的外壳,露出了温软的内里。

周行章没忍住伸出手去摸齐臻的侧脸,只是手还没挨到对方就醒了,他快速收回手,轻咳一声,“你干嘛睡在这儿,舟舟呢?”

齐臻握住周行章收回去的那只手,交握了放在腿上,“已经睡着了。”

齐臻声音有点哑,周行章盘腿坐在地毯上,抱了齐臻的手臂趴在人家腿上,“不是说了不用等我,又不是小孩儿了你担什么心?”

齐臻把周行章枝丫乱翘的头发往后捋了下,没理会对方的话,“文怀沙怎么说?”

“别跟我提他,提起来我就生气!”周行章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火,齐臻问起来就竹筒倒豆子似的都说了,“文家跟周家有过节,主要就是老一辈的事儿,以前我爸妈刚走那阵子就坑过新洲不少钱,后来我哥看在他们也帮过忙的份儿上就没计较,但是这回在背后使阴招的就有文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