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97章

第97章

只是,齐臻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跟周行章说。

周行章菜做得不行,但是洗个菜没问题,切菜也还行,他手指灵活度高,菜刀也玩儿得非常666,等齐臻到家基本上只用做就行了。

齐臻心里藏着事儿,多少有些心不在焉,好好的素炒时蔬和红烧小排骨愣是把盐放成了糖,周舟没说什么,乖乖吃饭,当没事儿一样,周行章也早就看出来齐臻有点不对劲。

饭后,周舟已经写完作业,就去琴房练琴了,周行章拉着齐臻进了书房,“出事儿了?”

齐臻下意识否认,“没有。”

“骗鬼呢?今晚上四个菜有俩都是甜的你没吃出来?你甭跟我说你是故意的。”

齐臻还真没吃出来,稍稍沉默了十几秒,道:“今天文静雅带着刘英阁的妹妹去公司找我,被我拒绝了。”

“她还不死心?”

“看样子是。”

周行章也烦,但是齐东来和文静雅好歹是这具身体的亲生父母,闹得太僵也不好看,“她就那么看不上我?”

“你可以比照刘萱歌,文静雅比较欣赏她那样的。”

周行章想了下有点恶寒,那可是粉哒哒的小公主好不好,“我本来还想着要不投其所好一下,现在还是免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你不用太在意她,总有一天他们会接受现实的。”

“难。”

“但不是没有可能。”

看齐臻说得肯定,周行章有些奇怪,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他还想着再问问,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摸出来一看,是周景行。

接通后周行章只是听了几句,说了句“找地方待着”就挂了电话,急匆匆往外走,一边走一遍和跟上来的齐臻解释,“我哥今晚上参加宴会,出了点儿事儿,我去看看,你看着舟舟。”

周行章走得急,齐臻也没来得及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希望别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