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99章

第99章

他和周行章看上去关系没有太大问题,但是可能对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心底最深处还有一道防线,防着齐臻,也防着周行章自己。

齐臻身体本来就不怎么舒服,中午饭就吃了几口,这会儿胃里难受,整个腹腔都难受得紧,他强压着耐心处理完工作,想早点回去休息,只是一个意外的电话又扰乱了他的心神。

周行章正在校门口等周舟放学,他今天结束早就来得早了,离下课还有一会儿,接到卓越电话的时候根本不想接,本来心情都够糟了,还来给他添堵,但是卓越很有耐心地打了三四遍,他才烦躁地接起来。

卓越的声音听起来很愉悦,“多亏了你的那笔钱,我们现在算是缓过来了,谢啦!”

周行章可没觉得有什么好谢的,不过是在跟他显摆,“以前的事我也不管了,以后你要是再敢找麻烦,掂量掂量你到底几斤几两!”

“这就不劳周少爷担心了,为了感谢你,我专门准备了一份厚礼,你不是和齐臻同居了吗?你说,以他对你的了解能不能找到纪维谷的骨灰?”卓越说着笑了起来,亢奋也幸灾乐祸得很。

周行章的脸色骤然沉下来,给周景行发消息让人来接周舟,往家赶的路上给齐臻打电话,打通了也没有人接。

偏偏又遇上堵车,周行章有些止不住的暴躁,他一下拍在方向盘上,在手机上调出家里的监控,他在卧室和衣帽间里也装了针孔摄像头,除了他没人知道,也没人有权限。

监控很清楚能看到齐臻正背对着镜头坐在衣帽间中间的长凳上,到底有没有找到他还真看不出来,然而急也没有办法,等他赶到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周行章站到衣帽间门口的时候才看到齐臻正对着门,腿上放着一个金丝楠乌木的盒子,不是骨灰盒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