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118章

第118章

“是,我是没经过你同意,你根本不会同意的事情何必要征求你的意见?”

“哦,你觉得自己一点没做错?”

齐臻微抿了下唇,还是服了软,“不是。”

周行章心里烦闷,他知道齐臻是为了给他出口气,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也不能真把齐臻怎么着,只是不能就这么算了,一次不说,下次碰到类似的情况还是会发生。

周行章低下头跟齐臻脑门儿抵着脑门儿,最终还是选择了坦白,“玮辰跟你没得比,他做错了,但是不代表我赞同这样的报复手段,把证据交给警方让他去坐几年牢都比这强!他背叛过我,这朋友我就不深交了,没什么,你就是把他揍成残废我也不说一个字,我介意的是你什么都没跟我说!”

齐臻微愣,他都做好周行章会生气的准备了,在他看来对方还是很遵守法纪的,这种可以说得上残忍的手段周行章不会认可。

周行章紧盯着齐臻的眼睛,有些无奈与妥协的意味,“你下次干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先跟我说一声儿?别我让从别人嘴里知道行不行?”

齐臻心里放松下来,补充道:“孟玮辰手筋只断了一半,做手术接好,恢复正常生活不是问题,想恢复到以前是不可能的,做错了事,你不追究,他免得了牢狱之灾,但是该付的代价还是得付。”

周行章顿了顿,“你没自己动手吧?”

“没有。”

“这件事算了,”周行章微垂了下眼又快速抬起来,“但是、以后不准再自作主张,再敢这么做看我怎么收拾你。”

齐臻知道这是翻篇儿了,勾着周行章的腰背一使力将人压在**,“要罚我啊?”

周行章故意冷着一张脸,“要罚!”

“那、你想怎么罚我?”

周行章刚才不过是随口一说,齐臻一反问他到真的认真思考起来,半天,他挑唇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把撑在他上方的齐臻拉下来,贴在对方耳边轻声道:“我都没见你哭过,当然,平时就算了,在**我倒是想看看,所以我决定……下次、艹K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