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121章

第121章

“走吧,我送你回去。”

“你怎么在这儿?”

“见个朋友,看到你们就等了会儿。”

周景行点点头,对周行章道:“你直接去送材料吧,送完早些回家。”

周行章直觉有什么不对,等周景行坐上江文禄的车离开了他才反应过来,那俩人是什么情况?!他不知道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两人看上去那么熟?!江文禄那性格居然愿意等人?

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文怀沙站在窗前将楼下发生的一切都收入眼底,脸色黑沉。

文征明疲惫地靠在沙发里,“明天你再去见见周景行,我也算看着他长大,知道他心软,你去好好说说,我不信他喜欢你这么些年真的愿意看着你的父亲入狱。”

文怀沙眉头紧皱,又慢慢松开,从玻璃里面看着自己垂垂老矣的父亲,“您老了,该休息了。”

文征明略一思索,明白过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一手栽培的儿子,“你说什么?”

“您不用担心,入狱后我会很快将您救出来的,保外就医,您知道怎么做对吗?出来后您就好好休养安度晚年吧,文家、交给我就好,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你刚才……”

“我刚才说的话跟您没关系,我是有文周两家联姻的想法,你提了我只是顺水推舟而已,世交哪里比得上亲家,您说是吗?”

文征明颤抖着手,想不到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儿子这样对待,“你别忘了,文家离了我……”

文怀沙打断父亲的话,“离了您还有我。”

文征明定定地看着文怀沙,几分钟后仿佛卸下重担般笑了下,“好啊,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文家在你手里、垮不了。”

文怀沙没有回应父亲的话,只是望着那辆车子离开的方向,长久的沉默。

周行章看周景行的态度没敢多猜,怕吓着自己,麻溜去送了材料就回家了,跟齐臻说起来这个事儿,对方倒好像不是很惊讶,“你都不好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