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诱受进化史

第125章

第125章

周景行不是没想过,如果可能他当然想把关系彻底确定下来,他对家庭、对安定自然向往,但是面对江文禄那样永远不可能真正探明心意的人,他根本定不下来。

说句实话周景行有时候都不明白江文禄在想什么,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真的触动对方,他也没有这个自信。

周景行拍了拍周行章的肩,“回去吧,不用担心我,你先照顾好几个孩子再说别的。”

周行章看着周景行离开,唇角下敛,什么不用担心,他哥是什么人他还不清楚么,周景行如果真的喜欢,那不是不想定下来,唯一的可能是江文禄不想。

才下午三点,周景行本来是应该去公司的,不过今天他没去,而是直接回了家。

江文禄推开书房的门就看见周景行坐在窗户边的扶手椅里,拿着本书,视线却盯着外面,他走过去弯腰凑近周景行的腺体处,混杂了一些檀香的茶香味悠然而轻盈,缓解了他隐隐的烦躁,“你一向敬业,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周景行视线转回来,扫了眼根本没看进去的书,合上后问,“你去新洲了?”

“嗯,本来想带你出去吃饭,没想到扑了空。”

“从行章那儿出来就直接回来了。”周景行说完也发现自己的解释似乎称不上是解释。

“所以、你打算怎么补偿我?”江文禄吻了吻周景行的腺体,一路吻到耳根处,带着显而易见的暗示意味。

周景行配合地稍稍偏了下头,“随你。”

江文禄满意地勾出一抹笑意,对方温和乖顺的态度正合他的心意。

云消雨歇后,江文禄餍足地靠在床头,看着周景行半侧着身从床头抽屉里拿东西,他的视线贴着对方流畅的腰线一路攀到脊背,清晰的脊椎骨节,起伏舒展的蝴蝶骨,和他留在周景行肩背、腰上红红紫紫的掐痕和咬痕,这些全都让他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