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二章 刘璿的敌意

第二章 刘璿的敌意

“父皇,儿臣觉得我大汉国目前本来就是民生凋敝,每一次北伐又是劳民伤财。天籁?『小?说Ww?W.』⒉如今好不容易才筹备好北伐,却遭此大败,实在不甘!”

刘谌说得动情不已,情到深处不禁潸然泪下,仿佛他就是那悲天悯人的普贤菩萨,忧愁于民间疾苦。

刘谌虽然表面如此,内心却是感叹,想不到他也有当影星的潜质,颇有当年刘备之风啊!没办法,不这样说就要暴露了。

这话一说出,顿时让原本满脸不愉的刘禅心中大慰,想不到还有人像他一样把民生放在霸业之前,这就是知己呀!顿时,越看越觉得夜远很顺眼。

当然,更不用说写下《仇国论》的谯大夫子了,他惊异地扫了一眼夜远,一丝赞许滑过眼眸。

但是,正当夜远以为自己躲过一劫时,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

“哼!照五弟这么说,那么皇爷爷‘兴复汉室,还于旧都’的宏大志愿,就成了不顾民众苍生,专顾个人私利的私心了?你如此言语,置武侯爷爷的毕生努力于何处?置大汉威严于何处?”

刘谌一看,说话却是老大,也就是当了二十五年皇太子的刘璿。

刘谌心里那个气呀!我靠,就好像找个梯子下楼,半路还被人砍断了!我就是说说,碍着你什么事了?拆我的台,这要搞不好,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无视姜维一党的敌视,刘谌连忙跪伏在地,对着刘禅辩解道:

“父皇明鉴,儿臣绝无此意!”

刘谌一脸的委屈,哀求地看向刘禅。因为他现,在刘璿说出这话的时候,刘禅眉头一皱,却是瞬间消散,帝王之脸,果无常色!

黄皓也是连忙进言道:“皇上,北地王也只是感叹民生疾苦,并没有别的意思,这是仁德的表现,也是继承您优良的传统。您就看在他还年轻,不懂事的份上饶过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