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六十七章 沓中策

第六十七章 沓中策

“哈哈,既然如此,那就免了,末将领罚!”

见刘谌神色不似作假,卢逊难得哈哈一笑,心里对刘谌的评价愈的高了。』』天』籁小说Ww?W.?⒉

刘谌坐在右边一排位,其下是宁随,对面是卢逊,却没有高坐上位,之前卢逊是打算让刘谌上坐,刘谌以自己兵家后辈,又以军旅之中不分贵贱拒绝,卢逊很是赞赏,索性相对而坐。

卢逊见刘谌对自己的部将不熟洛,出于礼貌,连忙介绍道:

“此乃末将参军田山,字允常。”

参军田山连忙拜见刘谌,刘谌却是平和地开口道:

“嗨!即使宴席,大家就放开一点,何必这般客套?”

然后刘谌介绍了自己身旁的宁随,文鸯,黄崇,诸葛京等人,卢逊才现刘谌手下净是强将猛兵,顿时艳羡不已。

话分两头,各表一边。

刘谌这边是清淡小宴,虽朴素却也欢乐无边,再说钟会回师距南郑关二十里驻扎,虽仓促下寨,却营帐齐备,万军更是砍山伐木,制造拒马鹿角等防备之物,复又挖沟据险,营门栏栅一应俱全。

远远望去,整个大营又分为三品角力,营帐无垠,旌旗蔽天,炊烟缕缕,连绵数里,好不壮观!

然则此时的居中高大营帐内却是气若冷冰,寒气逼人,尤其是立于案几前,面色阴沉的钟会,浑若一头将要爆的猛兽,给下面屏气矗立的大将带去无尽压力。

“此战本将轻率大意,致使几千士兵阵亡,此乃本将只过,本将自会上书禀告陛下!”

低沉而冷肃的声音从钟会口中说出,同时还扫视帐内大将,感受到目光的大将无不埋以避,只有卫瓘依旧一副淡然的神情,闻此拱手劝道:

“将军无需自责,却不料汉中有此大变,似乎是有预谋的埋伏将军,胜败乃兵家常事,将军不必介怀,吾观那关内不足两万兵,不如拿下南郑关再做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