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七十五章 洛都异变

第七十五章 洛都异变

“报告将军,镇西将军在南郑关下中北地王刘谌的埋伏,此时后退二十里安营扎寨,西路田章也于去往南郑关路上被刘谌两千兵士埋伏,此时已是进退两难……”

“什么?北地王刘谌?他是何人?”

邓艾此时也难掩心中的惊异,急忙问道,待得兵士将收集的消息呈上,邓艾看了却是眉头紧皱,不住地踱步。

“下去吧!”

兵士下去,小将邓忠才上前奏道:

“父亲,此刘谌之前未曾听闻,会不会有诈?”

邓艾却是一番思索,然后摇头道:

“从目前情况看来不像,姜维敢将大军留在沓中甘松,显然对汉中已有部署,如今此局面,恰好说明这点。”

师纂也是闷头沉思半晌,喃喃道:

“既然汉中无恙,那会不**平郡尚无大军驻防,咱们何不绕行击阴平,打破此僵局?”

自从跟姜维在甘松一见,邓艾就撤回魏国境内的牛头山一带,这里既有百姓根基,距离甘松沓中又近,还能聚拢其他两路散兵,威胁姜维,也算给钟会无形的支持。

不料钟会居然战失败,已经遗失了最佳战机,此次举兵伐蜀本是倾力而为,如今虎头蛇尾,倒是难以向朝廷交代。

邓艾虽然知道此时恐怕阴平桥已有部署,但他还是要看看情况,想了一下令道:

“传令雍州刺史诸葛绪,令其兵出阴平桥,探阴平郡虚实,若是兵力空虚,可择机攻城!”

“是!”

邓艾对至今依旧无功很是不愤,然钟会的表现也让他心稍安,但是他一向不动则已,一动必要有报,所以也开始盘算起如何突破局面来。

蜀地数十万大军横陈,却无星点战争,着实有些匪夷所思,然此时的洛阳却很不平静,空间多了几分压抑。

“刘卿,王卿,本宫怕是不行了,如今洛阳是逆贼司马氏的天下,恐怕不及钟士季伐蜀凯旋,新帝性命和这大魏江山就将不保,所以新帝曹奂,则拜托两位救出这是非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