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汉

第一百零五章 江夏一战

第一百零五章 江夏一战

之后,杨济与众将探讨出兵襄阳之策,一个不显眼处,一个颇为年轻的将领皱眉不语,不住地摩挲那不算长的胡须。

“彦秋,众将纷纷出言论计,汝为何一副心不在焉,莫不是有何察觉?”

杨济一副礼贤下士的温和态度,让高谈阔论的众将顿时不喜,不过也不好当面指责,引得杨济的厌恶。

栈渊闻言目光一闪,眼睛一转,顿时十数大将的神态了然于胸,也不变色,只是起身拱手道:

“回禀将军,末将无事,只是觉得如今的局面有些棘手……”

“这不废话么,不棘手也不用把汝这尊大神请出来了。”

却在此时,一个位次靠前的将领嘴巴一撇,低声出言道。

杨济对自己这些属下都很了解,所以也不生气,只是冷然道:

“好了,大家无须在此争什么虚妄,想要功绩,探马取来可行?”

之后,杨济以镇南将军之令调动江夏各军,合集一万八千出安6,安6仅留六千兵士镇守,而守城之人,便是栈渊。

“将军,您明明可以领兵作战,为何每次都自请留守,这守城功劳无几,着实划不来嘛。”

旁边的副将见栈渊再次不出意料,不足为奇地拿下守城之任,也是有些失望。

说起来,在栈渊麾下的几千兵都活得很滋润,阵亡之人也是其他军的很少一部分,这让其他大将看不起栈渊并这几千兵马。

哪个将士不希望封侯拜将,但是栈渊可以说是其中的奇葩,在军中近五年,一直是个籍籍无名的普通将领。

栈渊没有说话,看着那远去的大队兵马,逐渐消失在远处的墨黑旌旗,心中一阵叹气。

他何尝不想脱颖而出,卓尔不群,但是他更知道自己的父亲,栈潜是怎么郁疾而终的。

也知道杨济表面上礼贤下士,但是其人可以用人,却不能容人,所以自从他被安排到这江夏,就将自己彻底埋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