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就别唬我

第8章 那些年一起二过的日子

第8章 那些年一起二过的日子

朵儿的耳光没挨上,刘忙的屁股倒是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脚,以这种方式打招呼的没别人,都不用回头就知道,金陆洋。

金陆洋,名字里有陆地和海洋,有点黑白通吃,水陆两栖的意思,于是就有了外号,金龟子(子读轻声)。当然,同学们有时候会叫的文雅一点,比如说:“金王八。”

“今天发什么彪,在黑板上写的那些玩意是什么意思?”

金陆洋和刘忙是二十多年的发小,两人除了老婆不能共享以为,几乎不分彼此。当然,现在两人才十七岁,但也是十来年的老朋友了。刘忙心中暗叹,看来这脚算白挨了。

“我金叔和金婶也不是姑表亲啊,怎么生出你这么个傻玩意儿,班里连钟紫峰那种二货都知道写的是分数,你就看不出来?”刘忙一见金陆洋就自动转换为**青年模式,也不知道当初是谁传染的谁?

“中考分数?还没考试呢,你怎么预测出来的?”

“我做梦梦到的。”刘忙没法解释,只能这么说了,“我梦到你考上了矿中,我去了十一,分数嘛,就是我在黑板上写的那些。”那个梦好长好长,做了能有十几年。

按学习成绩来说,金龟子去市重点的矿中也算发挥了正常水平,但刘忙落到省重点里最差的十一中,却让人有些意外,“你梦的准吗?”

“你问我我问谁?”刘忙心想,别人的不敢说,自己肯定不准,哪怕曾经做过一次的试题,现在再答,估计也就是及格水平,甭说重点了,一个普通高中就算不错了。

“你梦到考什么题了吗?把试题给哥默写一份。”金龟子抻着脖子,过来搂上刘忙的肩膀。

“你家做梦考试还能记住试题?”刘忙郁闷道,自己连数学公式都记不住,还能记住试题?不过刘忙倒是灵机一动,虽然试题记不住,但作文题目还是有印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