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就别唬我

第29章 初到虎石镇

第29章 初到虎石镇

刘忙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感到一阵好笑,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应聘的,进门第一句话是,“我刚放出来,你这用吗?”

你从哪放出来的?监狱还是精神病院啊?

“老弟,用不着,你们家用人就用,不用也没事,不请我喝这顿酒我还能砸你家玻璃是咋地?老哥就是在里面素的狠了点,你请我也就厚着脸皮来了,妈的,八年了,都快忘了肘子啥味儿了!”

刘忙面前这人叫陈大全,28、9岁年纪,家里串店在门口贴了张招聘启事,就给这哥们儿招来了,进门先说,自己刚从监狱出来,要不是后面跟着一句,你这缺厨子吗?老妈真以为是黑社会来收保护费的,钱都掏出来了。这眼神,这肤色,这气质,不混黑社会真屈才了!

“慢慢吃,请你吃饭不是因为怕你,我觉得你这人挺有意思的,而且厚道,我倒是愿意交个朋友。”刘忙笑答道。

“不是我厚道,丑话要不说到前面,回头知道了也麻烦,纸里包不住火!我就是刚从监狱放出来的,你要是不嫌弃就用我,嫌弃咱就一拍两散!我就不信,凭自己的手艺,还吃不上口饱饭?”陈大全说着一仰脖,杯中酒一饮而尽。

“因为什么折进去的?”

“我家哥俩,父母没得早,我15岁就出来打工了,先当小工,后当厨子,我弟弟有出息,考上了北京的大学,8年前,那事过后弟弟就和我断了联系,我去找,他们老师、同学全说不知道,就好像世上根本没这个人一样。我一急,给了他们校长一个嘴巴子,好像耳膜打穿了,整整判了我8年。”

8年前?你在里面坐牢,我们在外面坐牢而已。陈大全,你虽然长得像黑社会,但你斗不过真的黑社会的。

“我弟弟,可能已经没了,这些年我也想开了,文死谏、武死战,他不怕死,那也算求仁得仁,死不怕,可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人那?人那?一个大活人就凭空消失了!连提都不敢提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