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了就别唬我

第146章 忽悠瘸了

字体:16+-

第146章 忽悠瘸了

哐当一声,圆凳上的婴儿手臂粗的升降杆狠狠地砸在了小腿上,小腿顿时弯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黄兆新一声闷哼,豆大的汗珠顿时从头顶滚落下来,牙咬得咯吱咯吱响,脸上却带着狰狞的笑容:“刘忙,不好意思啊,只让你得意了几分钟而已!其实要不是你来炫耀一番,我还真没注意到二次验伤的问题。现在呢,坐牢的还是你!一切都不会变,你妈妈还是会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你爸爸一样会倾家荡产的来赔偿我,而你,一样会去坐牢!”

“伤的位置不可能一模一样的……”

“那就属于专业鉴定的范畴了,些许差异,都可以用拍摄角度什么的掩盖过去,而且只要肯花钱,那就搞的定!我和你打完架,我的腿断了,有谁会相信是我自己下的手呢?刘忙,知道你为什么斗不过我吗?因为我下手足够狠!哈哈哈!你别谢谢我了,还是我谢谢你吧!如果你不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而是直接去申请二次鉴定的话,结果还真的难说呢!而现在,一切都晚了,你以为片子里的些许差异会影响判决结果吗?你太天真了!”

“我的意思是说,验伤说你断的是右腿,而你……自己打断的是左腿。”

………

“可你刚刚一直说的是左腿!”黄兆新几乎忘了疼痛,歇斯底里地吼道。

“我说错了。”

刘忙耸了耸肩,“我说错了还不行吗?谁知道你这么大脾气啊,拿起凳子就砸自己的腿,拦都拦不住!我也奇怪呢,你右腿打着石膏,砸左腿干嘛?”

刘忙换上了一副坏坏的笑容,把黄兆新扶回**,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

“疼吗?”

黄兆新咬紧牙关不说话。

“我看着都疼!”刘忙皱着眉,打了个冷战,“年轻人就是容易冲动,想陷害我也要砸右腿啊!右手筷子左手碗,这么大人左右你都不分啊!要不你诬陷我砸的吧,否则我都替你不值。”

腿部的剧烈疼痛让黄兆新根本说不出话,诬陷刘忙他不是没想过,但只要自己左腿完好,右腿的新伤是没办法让人信服的。就算是说验伤报告写错了也说不过去,写可以写错,难道石膏都打错了?你疼也疼错了?

“我纠正一下,右腿!你的右腿才是我的恩人,我的恩人在你手上,求求你,放过他吧!你只有这一条好腿了!”

“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人家说好了伤疤才会忘了疼呢,呵呵,我还真就不信你能把这条腿也砸断!你要是真这么狠,这个罪名我还真就背了!你砸吗?这次我可提醒你哦,是这条右腿,我怕你疼糊涂了,别把前腿砸了!哈哈哈!”

见黄兆新还要费力的去够凳子,刘忙奸笑着,用脚踩住。不需要太大力气,断了一条腿的黄兆新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时间不早了,我还得抓紧时间自首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我知道!不过自首之前我得回学校一趟,和同学们说说你这壮士断腕的壮举!举起凳子,毫不犹豫的砸了下去,骨头都折了,可是人哼都没哼一声!果真英雄也!”

“可惜,砸错了!哈哈哈哈!”

“刘忙,我草你妈!”

“别说脏话啊,你腿都折了,还折腾啥啊?想干什么也得先把身体养好,然后再进去好好改造,等两年后你出来再考虑报复的事情吧!不过你恨我干嘛呢?腿又不是我给你打折的,要恨恨你自己吧,太冲动!”

几句话刺激得黄兆新状若疯虎,挣扎着要从**下来,刘忙厌恶地看了一眼,往后退了一步,“你到底想干嘛?要这个凳子吗?给你!”说着刘忙把刚才作为凶器的圆凳踢了过去,轻蔑地冷笑道:“还不死心?还想把另一条腿打断,来诬陷我?然后说另一条腿是自己挣扎着下床摔断的?”

“告诉你,其实我现在就可以打110报警自首,就在这看着你,直到警察来,证明你的右腿完好无损,这样的话你什么风浪也翻不出来!不过我给你机会!不是我小瞧你,黄兆新,就你那娘们样子,你做不到!第一次不知道疼,或许可以凭借一股学勇之气下得了狠心,而现在,你已经痛入骨髓了,疼痛的滋味不好受吧?呵呵,我就和你赌一把,看你敢不敢!”

“刘忙,你太小瞧我了!”黄兆新缓缓坐直身子,将刚才那个凳子再次拿在了手里,“能做到老大的位置,这点痛都忍不了吗?刘忙,你不用得意,我和你赌了!就算拼着两条腿全断,我也要把你送进去!今天我和你拼了!”

黄兆新也确实急了,狂怒之下,完全丧失理智,钢制的凳子,上面的升降杆再次砸到了自己右腿上,一声惨叫,就连刘忙都一闭眼。

“刘忙……我让你记住……我的腿是怎么断的!就算你坐牢出来,我也要让你十倍偿还!”黄兆新此时疼的说话都走音了,字一个个从牙缝里往外蹦,或许是太疼了,眼前咔嚓咔嚓的直闪光。是要晕倒的节奏吗?

是闪光灯,刘忙根本没理他说什么,相机掏出来,咔嚓咔嚓拍照,“你不是让我记住吗?我真怕记不住,所以拍下来。”各种角度,把黄兆新的右腿拍了个遍,“让我十倍偿还之前你还得想想,打石膏绷带是为了固定伤处,你把这些石膏碎块缠到腿上是干嘛用的,或许还得和警察解释一下,我昨天怎么打断你的腿,并且打碎今天的石膏的?”

“你今天潜入我病房,报复我!”黄兆新睚眦俱裂。

“可惜,那凳子上没有我的指纹啊!”

“你是拿我的腿,往凳子上撞的!”黄兆新有些慌了,但依然嘴硬。

“有道理!刚才我抱大腿求你了!纱布上肯定留下指纹了!看来你那左腿也是我打的了?”

黄兆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嘴里发出一阵恶毒的狞笑。

“这么说我倒是不冤枉,你的腿虽然不是我亲自动的手,可也算被我忽悠瘸的!接下来你是不是该叫救命了?”

黄兆新疼的没说话,但是手已经按下了呼叫护士的按钮。

“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护士小姐推门进来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患者躺在**,双腿不自然地弯曲着,口中大呼大叫:抓住他,他把我双腿都打断了!抓住他!而另一个年轻小伙子坐在床边的沙发上,十分冷静,只是对自己耸了耸肩,摊开双手,无奈道:“去报警吧。”

不管是不是真的行凶,眼前的事情都不是她一个小护士能够处理的了的。护士小姐转身就跑,留下刘忙和黄兆新,气氛一阵尴尬。

“我,是不是该跑了?”刘忙冲黄兆新笑道。“哦,提醒你一句,以后少动歪心思,否则腿还得瘸!”

刘忙没跑,他只是走出了病房,边打电话边往楼上走,电话里自然是黄奈,她全程听到了刘忙骗黄兆新自断双腿的过程。

“接下来怎么办?我知道你一定有后手的!”黄奈此刻心怀大畅,打折了两条腿,韩露的仇算是报了一半了!

“呵呵,当然了,我能打电话让你听直播,录个音,摄个像也是就手的事了!”刘忙边说边走到自己的病房,简单收拾一下,把身上的**神器等装备卸了下来,放到了包里,然后敲开隔壁病房的门。

电话依然没挂断,用眼神和韩露打了个招呼,继续和黄奈说话:“我把包放到了韩露的病房里了,里面给你留了纸条,会告诉你怎么做,不能多说了,我还要抓紧时间办出院手续呢!住院期间我怕公安机关不拘留我!”

黄奈电话那边听得一头雾水,“怕他们不拘留你?你脑子没问题吧?”

“呵呵,看纸条你就知道了。”嘴上和黄奈说着,用肩膀夹着电话,腾出手来,从包里把牛肉干、薯片等零食扔给韩露,“不说了不说了,时间来不及了!”

挂了电话,和韩露聊了几句家常,什么好些了没有啊?几点起的?做没做梦啊?最后嘱咐韩露,等黄奈来探病的时候,把包交给她。冰美人对刘忙依旧没有好脸色,要不是看在零食的面子上,恐怕一句话都不会说。

根据上次串店被砸的经验来估算虎石镇警察的出警速度,20分钟应该可以做很多事了,这次比上次有了长足的进步,十分钟不到,楼下就传来了警笛声,出院手续太费劲,还没办完呢!

车上下来四名刑警,荷枪实弹,刘忙爬窗户一看,赶紧跑到四楼护士站,刚刚出诊的护士一见刘忙吓得一哆嗦,赶紧告诉身边的同伴。刘忙微笑着走了过去,逗趣道:“下面的警察就是来抓我的,抓着我的手,等警察来了,算你们把我抓住的,怎么样?”

刘忙日记:

!为了掩盖真相,宁愿自断双腿,哪怕不能顶天立地的站,哪怕不能大踏步的前进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