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成了圣人

第210章 不尽长江滚滚来!

第210章 不尽长江滚滚来!

宋人严羽。

清人吴昌祺。

将崔颢的《黄鹤楼》,推崇为大唐七言第一!

不过。

江流此时所写的这首《登高》,却被明代的著名诗评家胡应麟、与清人杨伦、称赞为古今七言律诗第一!

此诗高浑一气,古今独步。

单单是这首诗的开篇两句,就显示出了此诗出神入化的格律运用。

风急天高猿啸哀!

渚清沙白鸟飞回!

这两句诗,以“风急”对“天高”。

以“渚清”对“沙白”。

联间“猿啸”与”鸟飞”。

看上去,无比对仗。

但整体又不对仗。

可在这两句诗中,却又完全不显得突兀。

所以,这是这两句诗句的真正精妙之处。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单单这两句诗,句意浑成,诗意畅通,意境深远,简直是七言律诗之中,不可多见的精品中的精品!”

偌大的中心体育内,江流屹立台上,手持金阶笔锋,持续不断的疾笔书写着。

而他写下的这两句律诗,已是幻化为漫天金光,从他身前的金阶锡纸上脱离飞起。

见着这两句律诗,停留在江流身侧的白青云与冯啸廷二人,可谓是面色震愕,口中惊叹连连。

七言律诗。

以七字为一句,八句为一首。

对于格律的精确要求,异常苛刻。

所以,往往七言律诗的格律,会限制诗意的发挥。

哪怕那些真正的文坛宗师,纵使文采斐然,可在七言律诗面前,都有非常高的拘束。

然而。

江流这首七言律诗,尽管才刚刚写出那么两句,可单凭这两句,却已然能看到江流惊人的格律运用与才学了。

“这江流,竟然也想写七言律诗?”

“难不成,他真以为,他的七言律诗,能比过刑家主的地一品评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