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十七章 重新振作起来吧

第十七章 重新振作起来吧

许曼从教堂回到秦公馆,陪着秦海天在花园散步。她把梁斌酗酒的事告诉了秦海天,秦海天听了有些担心。

许曼:“一个有才华的大好青年就这么沉沦下去,实在让人痛心。”

秦海天:“现在谁也帮不了他,只有靠他自己走出阴影了。”

许曼:“也难为他了,您说谁处在他的位置会不难受?”

秦海天停住脚步,望着水池中的锦鲤,道:“我在上海滩阅人无数,梁斌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他会挺过来的。”

许曼:“但愿吧,只能把一切交给时间了。”

在76号的审讯室内,理发店的老王被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漏斗。

杨锐正拎着水桶往漏斗里灌水,老王被灌得眼睛都鼓了出来。

杨锐放下水桶,从老王口中拔出漏斗,老王立刻开始不停的呕吐。

杨锐:“再来半桶水,你的胃和肠子就会破裂,你会在极度痛苦中死去。你说不说?!”

老王嘴里淌着水:“我说……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杨锐:“胡彪是在你的理发店门前被打死的,那个凶手长什么样?”

老王:“我当时只顾着关门……没看他长什么样子……”

杨锐拎起水桶:“看来你是不到黄河不死心,那我就成全你。”

老王连忙哀求道:“等等……我想起来了……夏兰中枪前好像管那个人叫梁……梁……”

杨锐:“梁斌?”

老王:“对……是梁斌……是梁斌……”

梁斌将水桶放到地上,转身走出审讯室。

唐昆和孔月红正在家中观察一枚玉镯的成色,那枚玉镯是有人求他办事送的。

电话声响起,唐昆起身接电话,听着听着,他的脸色阴沉下来。

唐昆对着话筒道:“好,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