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二十二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第二十二章 一寸山河一寸血

梁斌躺在**看着天花板,思绪在飞速的运转,小时候的一切如电影般不停的闪现在他眼前。

他现在终于明白当年梁春刚为什么经常搬家,也明白了梁春刚为什么不让他与别的小朋友玩,这一切都是为了保密。

他又想起梁春刚当年经常让他给不认识的叔叔阿姨们送礼品,现在想来,那些礼品里面一定藏着情报!

一个父亲居然让年幼的儿子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可见他已经做好了牺牲儿子的准备。如果当时自己真的出了事,父亲会不会撇下自己独自逃离呢?

想到这里,梁斌心里像着了火一般,升起一股对梁春刚的恨意。

他可以从理性上理解梁春刚这么做也是出于无奈,却仍然无法从感性上接受父亲对他的所作所为。

他是在用一个孩子的生命冒险啊!难道他当时就已经把我当成可以牺牲的工具了?而这一切,就因为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梁斌越想心里越堵,他起身来到窗边,推开窗户向着夜空大吼,以此疏解心中的怒气,却遭到邻里的咒骂。

在阅文书店二楼的密室内,梁春刚和**正在修理电台。梁春刚给电台换了个晶体管,电台终于可以正常工作了。

**端给梁春刚一杯茶水,道:“老师,还是您厉害。这东西坏了挺长时间了,又不敢拿出去修,多亏您了。”

梁春刚喝了口茶水,道:“现在使用电台要小心,日本人的无线电监测越来越先进,稍不留神就会被他们锁定”

“明白。老师,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

“我觉得您不该让梁斌加入军统。”

“因为他是我儿子?”

“这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我觉得他并不适合做一个特工。”

“哦?仔细说说。”

“我当初在培训他的时候,就发现他是一个太过理想主义的人,容易激动,还有点一根筋,这样的人不太适合做谍报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