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二十八章 那个人就是我的劫

第二十八章 那个人就是我的劫

梁斌躺在秦文宽的**睡不着,看到窗台旁有个鱼缸,里面养的不是鱼,而是一只乌龟。

梁斌下床走到鱼缸旁,用钢笔逗乌龟玩。

敲门声响起,梁斌放下钢笔,道:“进来。”

秦梦琪推门进来,将拎包扔到沙发上,打趣梁斌道:“梁大导演,不是说死也不禁我们家门吗?怎么又住进来了?”

梁斌笑着道:“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人生何处不相逢。”

秦梦琪:“看你这样,被何兆林的手下打得不轻呀。”

秦梦琪已经听说了梁斌与莎莎的故事,故意取笑梁斌。

梁斌心想原来这秦公馆跟弄堂里一样,最热衷于传播各种八卦新闻,但故作尴尬道:“一失足成千古恨,多亏秦先生收留。”

秦梦琪拿起秦文宽的照片,道:“我没说谎吧?你跟我哥哥长得多像!”

梁斌:“确实如此,我看了照片也有身后魂归之感。”

秦梦琪被梁斌逗笑了。

梁斌想先跟秦梦琪打探一下海天公司的情况,便道:“你也在秦先生的海天公司工作?”

秦梦琪:“没有,我大学没毕业呢。”

梁斌:“学什么的?”

秦梦琪:“音乐。”

梁斌想先讨好秦梦琪,再套她话,便道:“你长这么漂亮,应该去学表演。”

秦梦琪不以为然道:“才不呢,我爹说演员是下三滥。”

梁斌听了脸色变得铁青,道:“演员怎么就下三滥了?”

秦梦琪想起梁斌不光是导演,也是演员,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便转移话题道:“花园里那个树屋怎么样?我设计的。”

梁斌的倔脾气上来了,道:“先别说树屋,你说说,演员怎么就下三滥了?”

秦梦琪应付梁斌道:“当然也不全是,像你这样的,也算是艺术家。”

这种夸奖还不如不夸,梁斌被激怒了,道:“艺术家不敢当,至少我是真心对待表演的,不像某些人,仗着家里有钱就附庸风雅学音乐,那才是对音乐艺术的亵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