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94章 年轻的生命

第94章 年轻的生命

梁斌边开车边问安国华道:“你们去执行任务了?”

安国华道:“我们去日占区炸毁了日军的一处弹药库。任务虽然完成了,但跟我去的五个同志全部牺牲了。”

梁斌叹了口气,道:“我也想执行这样轰轰烈烈的任务,可是上峰不给我机会。”

安国华道:“你拍电影也是宣传抗日。从某种程度上说,电影对老百姓起到的宣传作用比炸毁日军弹药库更大。”

梁斌听了很是感动,道:“安先生,谢谢您能理解我们的工作。”

按照安国华的指点,梁斌将车开到一处山腰,这里地形很隐秘。

梁斌背着阿明的尸体,跟着安国华走进山腰的树林中。

树林中都是一些没有墓碑的墓地。

安国华道:“这里长眠的都是我们的同志。他们就算牺牲后,身份也不能泄露,只能葬在这里。”

安国华拿出藏在石头底下的铁锹,开始挖地,腰部的剧痛让他呻吟了一下。

梁斌放下阿明,从安国华手中拿过铁锹,道:“您身上有伤,我来吧。”

安国华道:“谢谢。”

梁斌开始用铁锹挖坑。

安国华看着阿明,神色悲戚,道:“他才十七岁,就牺牲了,我对不起他的父母!”

梁斌道:“安先生,您别这么想。只要是抗日就会有牺牲,我们不都时刻准备着吗?”

安国华点了点头,默默的将阿明上衣兜中的钢笔拿了出来,揣进兜内。

梁斌心里也为阿明痛惜。他使劲挖着土,仿佛这样能减少他心中的悲伤。

一阵微风吹过,树木沙沙作响,仿佛也在为烈士的离去悲鸣。

梁斌挖完了坑,将阿明放入坑内,将他掩埋,之后上车载着安国华回到四月天唱片店。

安国华在唱片店的大门挂上“今日歇业”的牌子。

安国华来到内室,拿出治疗枪伤的药品,梁斌帮他处理了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