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浦江之澜
字体:16+-

第96章 烤乳猪

第96章 烤乳猪

梁斌进屋坐下,嗅了嗅,道:“你这儿怎么这么大的血腥味儿?”

陆玲道:“刚才这儿杀了只鸡。”

梁斌道:“生活不错呀。证明田中凉介是连环杀手的证据找到了吗?”

陆玲道:“这事儿我用得着向你汇报吗?”

梁斌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咱们好歹也算是破案的搭档。再说,咱俩当初说好的,如果得到那一万大洋的赏金,咱俩五五分成。”

陆玲道:“证据是找到了,可是秦海天赖账不给钱,非让我们杀了田中凉介才给钱。”

梁斌道:“还有这事儿?这就是他的不对了,你这么呕心沥血的总算把案子破了,他怎么好意思坐地起价呢?”

陆玲道:“你少在那儿说风凉话!你怎么不去找秦海天要钱?”

梁斌道:“我找机会帮你说说看,不过如果我要来了,咱来就得四六分成了。”

陆玲道:“可以呀,我六你四。”

梁斌笑道:“你想得美!你要是这么没诚意,我才不帮你要钱呢。”

陆玲道:“你搞清楚,你不是帮我要钱,而是帮我们要钱。”

这时小胖走了出来,焦急的对陆玲说:“他快不行了!”

陆玲连忙走进内室,梁斌也跟了进去。

伊藤翔平的呼吸已经变得极其微弱。

梁斌看着垂死的伊藤翔平,道:“这就是你杀的鸡?”

陆玲道:“少说风凉话!我们去刺杀田中凉介,正碰到田中凉介追杀他。我们见他是抗日志士,就把他救回来了。”

梁斌仔细看了看伊藤翔平,忽然大声道:“胡说!他不可能是抗日志士!”

陆玲和小胖吓了一跳,问梁斌道:“怎么了?!”

梁斌道:“他是特高科的伊藤翔平,是田中凉介的手下!”

陆玲大吃一惊,道:“你才胡说!如果他是特高科的,田中凉介为什么要杀他?”